古街深处的旧客

Dialogue icon .png
最后在画幅的角落中题上自己的名字,黑发青年静静地放下了手中的笔。
Dialogue icon .png
眼前是一副东方古街的长卷,亭台楼阁,竹影花枝无不生动清晰,但唯有另一部分,那些与现代建筑融合的部分,却是画得模糊不清,似乎画画之人根本不想画这块地方。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从黑门事件发生开始,在下闭关画这幅风景长卷已有半年,却被这现代建筑难住如此之久。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罢了,再执着下去也是毫无益处,只是不知外面已是何种模样。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去万葬亭看看吧。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半小时后,万葬亭。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所以啊,我之前其实是开玩笑的啦~不要那么计较嘛……
哎呀……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钟函谷,有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哎呀哎呀……真是稀客,你出关了?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嗯……画得差不多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古街铺子里新来的两个小伙计,莉莉丝和伊斯特。
Dialogue icon 莉莉丝.png
莉莉丝
是个画家呢。
Dialogue icon 伊斯特.png
伊斯特
好像卖过不少他的画。
Dialogue icon 莉莉丝.png
莉莉丝
也是一名神器使。
Dialogue icon 伊斯特.png
伊斯特
指挥使的同伴又要增加一名了。
Dialogue icon 莉莉丝.png
莉莉丝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何为指挥使?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哦~差点忘了,你闭关的时候还没有中央庭呢,让我慢慢来跟你讲一讲吧~莉莉丝,去倒两杯茶来吧。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就这样,我们就加入了中央庭,现在由这位指挥使指挥。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这半年间竟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指挥使……嗯,在下会将指挥使的名字铭记于心。
那古街现在……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雯梓管着呢,我偶尔也会帮一把。
最近大家在准备一件事,所以都很忙。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已是这个时节了,往年这个时候,也确实是举办庆典的时候。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哦~闭关那么久,日子还没忘嘛。
来吧,我们一起去找他们~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东方古街的街道上,雯梓认真地挥舞着手臂,向自己面前的指挥使介绍东方古街即将举办的嘉年华庆典。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欢庆鼓舞的笑脸!交织变化的文化!互通有无的交易!这个庆典的核心就是如此!每个古街的人都铆足了劲要在这个庆典上好好庆祝一把呢。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而且……今年我打算把这个庆典对古街外的人也开放。是时候向古街外的人们展示我们的文化魅力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所以这段时间会很忙,麻烦指挥使也来帮忙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嗨,雯梓,指挥使,打搅啦~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等你老半天总算来了……咦,你是……青檀?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好久不见了,雯梓。然后是指挥使,你好。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对我拱了拱手,算是行礼。我也赶紧回了一礼。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啊~回来就好,不如说,回来得刚好!我正在为庆典缺少人手头痛,往年你的画摊可是一个重头戏,今年我还在想该怎么办。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青檀的画这么厉害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这你就不知道了~往年青檀的画摊可是最受欢迎的,尤其受女性青睐,常常挤得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对比雯梓那儿的门可罗雀,可是天壤之别哦~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钟函谷!你欠打吗!明明你的店铺也没多少人!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谁说的~我的店铺只是没多少活人来,“那些东西”可是热热闹闹地挤了一屋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不过今年新来了伽梨耶、璐璐,还有那对阮氏姐妹,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况~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指挥使也很好奇吧?究竟会看到怎样的摊位店铺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呃,是的。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那就太好了,剩下的就是准备工作了,我会联系古街中的其他人也尽量来参加。也要辛苦你帮忙啦,指挥使。

忽听玉笛落谁家

Dialogue icon .png
在逐渐忙碌起来的东方古街的街道上,两名身着古装的女孩子带着巨大的剑匣闲逛着。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为了展示东方古街的文化多样性,以及向古街外的居民表达友好与善意的交流,东方古街即将举办一年一度的嘉年华庆典……”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这个庆典是干什么的,姐姐你知道吗?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看起来是每几个人负责一个店铺摊位,吸引过路人气,然后贩卖东西的庆典呢。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而且是每个东方古街的人都要参加。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嘿~听起来蛮有意思的嘛。姐姐,我们要不也参加吧!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我们刚刚来到这座城市没多久,虽然师父早一步帮我们在东方古街安顿好了房子,但是我们也要尽快找到谋生手段,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既然小羽这么积极,我当然也没问题哦。不过,小羽打算做什么呢?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嗯……这样一问,我没想好诶……
Dialogue icon .png
就在这时,两人听到前方的街道传来了优美的笛声。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啊……这笛声……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还蛮好听的。是谁呢。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小羽,捂住耳朵,不要被这笛声影响了,我们到前面去。
Dialogue icon .png
悠长的笛声响彻整个古街街道。
钟函谷手中揣着一把褐色的木笛,放到唇边。
Dialogue icon .png
人们陶醉在优美凄清的笛声中,甚至有人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了。
Dialogue icon .png
但就随着笛声的持续,周围的空气仿佛也渐渐阴冷了起来……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怎、怎么回事……!
Dialogue icon .png
感觉越来越冷了。
就好像……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聚集了过来……
Dialogue icon .png
突然有个少女高声打断了笛音。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嘿!不许吹了!想把十里八方的幽灵全都招过来吗!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哎呀,指挥使也在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哎呀,你是……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哼!一大早出来逛街,却没想听到有人吹这种曲子。大白天的把这里搞得阴气森森,真有你的!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而且吹得还不好听!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小羽。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我是实话实说哦,姐姐弹琴可好听多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呵呵,这可是万葬亭的经典曲目,名字是《魂兮归来》。毕竟我的客人,还是“那边”的多一些啊。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啊~~真是强词夺理!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来,姐姐,给他演示一下什么才是真正好听的曲子!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跟你说了,不可以给别人添麻烦,小羽。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这怎么能算是添麻烦呢,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的店铺项目。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姐姐抚琴,我来舞剑,咱们姐妹一起配合,自然是天下无双,现在只是练习一下哦!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但是就在别人店铺门前,岂不是砸人家招牌。我们还是另找一个地方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没事没事,你在这儿抚琴,说不定能给我招揽到许多“这边”的客人,我也很高兴哦。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来吧来吧,姐姐,让指挥使也好好见识一下,你看指挥使的眼睛都看直了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噗……真拿你没办法……那么,献丑了。
Dialogue icon .png
她从随身包袱中掏出一架古琴,席地而坐。
Dialogue icon .png
抚琴的阮颜专心致志,纤细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迅速地掠过,悦耳的声音如山泉一般倾泻而出。
Dialogue icon .png
据说,就因为钟函谷的笛声和阮颜的琴声,当时段万葬亭的人流量上涨了三倍!
双重意义的。

东方舒卷之时

Dialogue icon .png
嘉年华庆典的准备工作已经进行了大半,
策划、裁剪、装修、布场。
Dialogue icon .png
每个环节都紧张充实,某种程度也相当辛苦……
展会会场根据不同的地块分成了多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负责的神器使经营着摊位。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为什么指挥使会在这里闲逛。你很闲吗?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这里可是我的店铺。正在做最后的开张准备,不要随便乱碰。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呃……但这看起来好像是某种学园祭上的占卜屋……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不要把我和那种不入流的星座杂志相提并论。
我可是正宗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不过既然是占卜屋……卖的果然是转运石之类的呢。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要买吗。看在你可怜的大脑份上,我可以一折把这个转运石卖给你,折后只需要1万元而已。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对不起,告辞了。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呀~是指挥使呀。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我就在旁边卖酒哦~宣传的可是各种酒文化呢,有空就来关照一下吧,就算自己不喝,买去送人也是很合适的呐~
Dialogue icon .png
仔细一看,伽梨耶的铺子跟璐璐的紧紧相连,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坛坛堆满了帐篷。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不要自己一边卖一边喝哦……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才不会呢,我在酒馆工作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监守自盗过呢!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只有客人提出要和我喝酒,那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哦~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啊,时间差不多了吧。
Dialogue icon .png
人潮渐渐汹涌起来。时钟指针即将迈向约定的时刻。东方古街的嘉年华庆典,就要开始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啊啊~真是忙死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辛苦了,指挥使。多亏了你帮忙调来了这么多物资。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怀中抱着一大摞棋盒,两颊有着运动后的红晕,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我也总算有时间整理我的铺子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雯梓的铺子是……棋馆吗?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是的,庆典开始的时候棋馆会完全开放,并且举办不同的下棋挑战赛,还会出售一些棋具、茶叶瓜果之类的东西,欢迎来喝上一杯茶。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听起来很正常,但为什么钟函谷说门可罗雀呢?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可、可能是……最终规定的是,谁赢了我就可以拿走奖金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没有人会挑战不可能的任务吧!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哼。明知道有困难却不挑战,那就更加没意思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指挥使你就先在这里随便逛逛好了。在你帮忙布场的时候,我们也没松懈对技艺的练习呢。难得的机会,好好体验一下古街的文化如何?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对了,有空的话,可以来雯庭棋馆找我。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我会在万葬亭附近摆摊,记得带好钱包来光顾哦。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在下的画摊在道路的尽头,非常狭窄,来的时候请务必步行。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记得要来听姐姐弹琴啊!到时候我也会舞剑的!

要去哪儿看看呢?

水龙吟

Dialogue icon .png
阮颜与阮羽挑选的地点是在东方古街的主干大道上。
Dialogue icon .png
两人在此处支了个棚,那架势活像走街头卖艺的。
……不,其实就是卖艺?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各位父老乡亲们,大哥大姐们。我们姐妹二人远道而来,为的就是将师门的技艺发扬光大,故在此卖艺,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咧!
Dialogue icon .png
阮颜此时坐在精心准备的座位上,桌前摆着一架古琴。
Dialogue icon .png
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弹奏出的曲子既有温婉的曲调,也有杀伐的战歌。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爱好古典乐的男性
这……何等纯粹的声音。想必只有及其纯净极其温柔的心才能孕育出这样的琴音吧。
Dialogue icon 黑影3.png
喜欢摇滚风的女性
虽然并不完全是我的菜……但只是听着,就觉得仿佛触动了柔软的心弦。
Dialogue icon 黑影3.png
喜欢摇滚风的女性
原来如此,音乐不仅仅是单一的美丽,而是百花齐放的感觉吗?
Dialogue icon 米菈.png
米菈
哇……好特别的曲子啊。
Dialogue icon 幽桐.png
幽桐
演奏非常不错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啊,米菈、幽桐,你们也在啊。
Dialogue icon 米菈.png
米菈
听说会有音乐会就来了,不过是非摇滚的邪教呢!
Dialogue icon 幽桐.png
幽桐
经过的时候,听到了非常吸引人的声音,于是就来看看。
Dialogue icon 黑影1.png
前排的观众
喂喂喂!很危险的啊!
Dialogue icon 黑影1.png
前排的观众
快跑啊!杀人啦!!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站住!不就是舞剑吗?一个个吓成这个样子……嘁,胆小鬼!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是你的不对哦,小羽。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这里场地有些小了,再拿着巨大的神器舞来舞去,前排观众确实会感到害怕的。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好啦,对不起……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啊!指挥使!你来啦,快快快!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有旁人在的话,姐姐就不好说我啦。快过来!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小羽……!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算了。回去再说你……指挥使要来体验一下弹琴吗?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试一试嘛!我也会在边上舞剑的!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不行!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哎~现在人明明都走光啦。只剩下这两个神器使,他们明显不会有事的!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那也不行。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呜~~我的心,我的心好痛!需要指挥使弹琴才能好一些!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我就献丑了……
Dialogue icon .png
鼓起勇气尝试了一下,但似乎离熟练驾驭古琴还差一段距离。尤其跟刚才阮颜弹奏的差远了。
Dialogue icon 米菈.png
米菈
完全不行呢。指挥使果然还是跟我一起玩摇滚吧!
Dialogue icon 幽桐.png
幽桐
哈哈。指挥使想学乐器的话,下次我教你吧。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你们两个!不要抢生意啊!指挥使要和姐姐学琴才对,就这么约好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有一种……自己成为优质生源的感觉?
Dialogue icon .png
三个人不断地争论着各种音乐话题。感觉留在这里的话,很可能会遇到选择难题。
Dialogue icon .png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逃离了现场。

破阵子

Dialogue icon .png
雯庭棋馆内,一张棋盘上黑白棋子纠缠在一起,雯梓坐在棋盘一侧,手中执白,挑战者持黑棋坐在对面。哪怕是不懂围棋的人也能一眼看出雯梓占着巨大的优势。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啪”地落下最后一颗棋子。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你输了,下一位。
Dialogue icon .png
对手抹着汗离开,门外进来下一位挑战者。
这一次棋局结束得更快。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你也输了,下一位。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太麻烦了。一次来五个人吧,把棋盘摆好,我同时跟你们五个下。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哼,这个时候还不接,等着被断大龙吗?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这边不跳一步寻求先手机会吗?太求稳了,这打法跟乌龟有什么区别!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这里不要先爬再飞,我这步棋尖在这里,你怎么下?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投子认输吧,已经结束了。
Dialogue icon .png
战战兢兢的游客
好,好可怕……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雯梓,你这样对新手太不友好了!再这样下去游客会跑干净的!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哼……说起来,指挥使,以前我有教过你下棋吧?来,你来跟我下一局试试。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不会?没事,我让你几个子就是了。
Dialogue icon .png
带着沉重的压力坐在雯梓的对面。
Dialogue icon .png
虽然雯梓主动让了三个子,但勉强挣扎了一下之后还是被轻松K.O.了。
Dialogue icon .png
果然还是下不过雯梓啊……不如说在围棋上,没有人能与她抗衡吧。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原来如此,规则我大概理解了。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我为什么在这里?当然是视察一下东方古街最热闹的庆典进行得怎么样了。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总之,我跟你对弈一局试试吧。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可以是可以,不过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吧。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特别是对中央庭、对你,一定会全力以赴。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切磋而已,不用认真。
Dialogue icon .png
两个人快速走了三四十步之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Dialogue icon .png
……一个小时过后。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个……你们怎么不下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安静点,在算棋呢。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因为下一步落子的选择很多,就算是我算起来也有些麻烦。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但只要把大部分的可能性计算出来,然后选择最优的部分即可。加上我之前观察过雯梓的落子习惯,综合考量的话,哪怕是实战经验不足的我也有赢下来的可能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总觉得你这种做法已经脱离传统技艺的范畴了……
Dialogue icon .png
又过了半个小时,两个人仍旧保持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总之先去别处看看吧。

梦魂香

Dialogue icon .png
到万葬亭前,发现钟函谷在空地上摆了一张桌子,桌上铺着雪白的毛毡,毛毡上用镇纸压着四四方方的生宣。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将狼毫毛笔蘸饱墨汁,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地完成了一幅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呼……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摇蒲扇的大叔
这、这是何等惊世骇俗的书法!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西装革履的男子
不可能!这种书法应该百年前就已经失传了才对!尊师到底是何人?
Dialogue icon 老板1.png
露着大金牙的商人
五百万!我出五百万!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这个写的是什么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呵呵,是“问灵”二字哦。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好奇我为什么书法写得很好吗?嗯~这可是独门秘技呢,想学的话,先签下这个卖身契……买的是你临终前1年的身体。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这仿佛已经预测到我死期的说法是怎么回事?!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哎。别走啊。算了,看你与我有缘,这次就破例提点你一下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给你讲个故事啊~从前有个卖油的老头……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不是《卖油翁》嘛,讲述熟能生巧的故事,我听过啊。可这和你会书法有什么关系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画符画多了自然……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摇蒲扇的大叔
所以这两个字其实是……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西装革履的男子
这么说来的话,周围的温度是不是降低了啊,总觉得有点冷?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哈哈,“问灵”自然就是问灵嘛。看,“它”正在和你说话哦。不过你一直没有回应,它似乎有些生气了呢。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摇蒲扇的大叔
真的假的!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西装革履的男子
快,快逃啊!!
Dialogue icon 老板1.png
露着大金牙的商人
不要了!这字我不要了!别来缠着我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哎呀哎呀,跑掉了。看来缘分还不够呀。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哦~?原来你是对指挥使感兴趣?早说嘛。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指挥使,这位小姐说很喜欢你的嘴唇哦。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指着的地方空无一物。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她说很想咬一口看看……诶,指挥使,别跑呀~真的是位很可爱的小姐哦~
Dialogue icon .png
随着脚步加快,钟函谷的声音渐渐远去。
暂时先去别处逛逛吧。

画堂春

Dialogue icon .png
来到青檀的画摊,发现相当受欢迎。
Dialogue icon .png
不单单是一些精装打扮的商人,寻常的老人、妇女、孩子也都围在身旁,甚至连麻雀都站在青檀的肩膀上,歪着头似懂非懂地看他画画。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喜好山水的老大爷
噢哟,小伙子这画了不得啊,何等深厚的笔力。
Dialogue icon 黑影4.png
爱跳广场舞的女性
笑一个嘛,哎呀呀,小伙子长得真俊。
有空和姐姐一起跳舞啊~
Dialogue icon 男4.png
趴在桌前的小孩子
大哥哥,大哥哥!可以教我画画嘛!
Dialogue icon 泰丝拉.png
泰丝拉
能,能画个烤鸡腿吗?
Dialogue icon 赛斯.png
赛斯
春……咳咳,那种适合成年男子看的画集有吗?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观画不语真君子。再吵嚷的话,别怪我赶人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就知道……青檀,不要这么凶,要和大家互动!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互动?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绘画时不可分神,否则便是对作品的不尊重。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不过算了,这幅画也快画完了。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下一幅画在下打算画岁寒三友。
有人知道岁寒三友是指什么吗?
Dialogue icon 泰丝拉.png
泰丝拉
我我我!
Dialogue icon 泰丝拉.png
泰丝拉
岁寒三友的话……是
火锅、白菜、热被窝!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不对。
Dialogue icon 赛斯.png
赛斯
哈哈哈,早就跟你说不可能是这个了吧。
Dialogue icon 赛斯.png
赛斯
听好了啊,所谓的岁寒三友,就是冬日里最靓丽的风景线。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
Dialogue icon 赛斯.png
赛斯
所以肯定是
烈酒、橘猫和小姐姐!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两位,在下恕不远送。
Dialogue icon 赛斯.png
赛斯
为什么啊!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拿起画笔将泰丝拉与赛斯轰走了。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岁寒三友,是说松竹梅。
记住了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记住了,青檀老师!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铺开画纸,墨水在画卷上晕染展开,松竹梅跃然纸上。
Dialogue icon .png
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住了目光。等到他收起画纸,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破釜沉舟之约

Dialogue icon .png
布场的时候见过的璐璐和伽梨耶,似乎也有着不低的人气。
Dialogue icon .png
两个人在附近搭了棚子,顺道去看一下吧。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咕嘟、咕嘟、咕嘟……噗哈!指挥使,要来了解一下酒文化吗?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别走嘛。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梅酒,咕嘟咕嘟……充满了果香,又带着些许的浓烈呢。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这个是威士忌,咕嘟咕嘟……哈啊~充满了芬芳的香气!这个是……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诶?不是趁机喝酒啦,不是!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少喝一点,伽梨耶。
再这样下去,大脑都要泡在酒里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有人找伽梨耶喝酒应该算是生意还不错吧,璐璐你呢?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我?你那草履虫一样的智商已经理解不了现状了吗?一看就知道我在宣传占星吧。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那么,这位一看就付不起占卜费用的小姐(先生)可以离开了吗?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我也总不能一直、一直给你免费占星的哦。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真是感谢特殊待遇……嗯?
Dialogue icon .png
战术终端收到了雯梓发来的联络。
Dialogue icon .png
“出了一点事情”,上面这么写着。
Dialogue icon .png
一边回复一边向雯庭棋馆赶去,却在路上与某个逆行的人撞了个满怀。
Dialogue icon 重渊.png
重渊
……走路时专心点。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抱歉。诶,你是……神器使?
Dialogue icon .png
看上去像是神器使,但似乎是第一次与他见面。能够感受到他审视的目光,身体犹如背负着沉重的负荷一样动弹不得。
Dialogue icon .png
不过很快,他就自言自语地离开了。
Dialogue icon 重渊.png
重渊
东方古街,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
Dialogue icon 重渊.png
重渊
最后的净土……这把刀能守护这里吗?
Dialogue icon 重渊.png
重渊
先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吧。
Dialogue icon .png
真是个奇怪的人……不过现在还是先去见雯梓吧。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你来了啊,指挥使,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虽然有些突然,但我现在正面临着一个疑问。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坦白讲,每个神器使的摊位都面临着收入过低的情况。但我不太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原因应该各种各样……不过,卖不出去有什么后果吗?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卖不出去的后果?倒也不是很严重……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只是东方古街的本季度收入会很难看而已。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不是很严重吗!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因、因为……不是说“做事的关键就是要有气势”吗,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才行。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其实也不会太难看啦。
只是那样的话,某些上层会有意见。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不过,这次我并不会强迫你帮忙。
但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好吧。毕竟是为了雯梓和东方古街呢。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太好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参与庆典的大家也有帮忙。指挥使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帮忙就好。
Dialogue icon .png
“破釜沉舟”吗,感觉是雯梓会做的事情呢。
也不能不管……
先去之前逛过的地方看一看吧。

要去哪儿看看呢?

天有灵犀

Dialogue icon .png
来到卖艺的地方,可以看到阮羽正在外面一边舞剑,一边把传单串在剑尖上戳到路人的胸前,阮颜则陪客人在一旁的帐篷下挑选古琴。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来看看呀!上好的古琴!古色古香!余音……什么来着,反正三日不绝!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啊,指挥使,要买琴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别拿剑指着我我就去看看……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这样啊,帮忙售卖嘛,也不错!现在只有姐姐一个,你去那边帮一下她吧。不过可不许打姐姐的主意哦!
Dialogue icon .png
绕到阮颜那一边,现在只有一个客人,阮颜正在为他介绍各种古琴。总之先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学习一下吧。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刁蛮的客人
这琴为什么叫古琴啊。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古琴的话,又叫瑶琴、玉琴或是七弦琴。也被称为丝桐,《怨歌行》中那句“寒苦不忍言,为君奏丝桐”,说的也是古琴。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刁蛮的客人
没想到真的知道……
啊,没事没事。不过你刚才说这琴又叫什么七弦琴吧,为什么是七根啊,八根不行吗?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七弦琴的话是有由来的。最早的时候舜将古琴定作五弦,周文王增加一根琴弦,周武王伐纣后又增加一根琴弦。七弦也对应北斗七星。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刁蛮的客人
喂喂,这个也知道吗!……
啊哈哈,那个,我想了解一下都有什么琴谱呢?我买琴回去总要学习的吧?
Dialogue icon .png
这次阮颜沉思了一会儿,向他介绍起一些自己学习的琴谱。
Dialogue icon .png
趁此机会,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偷偷溜进了帐篷后面,抱起一把琴,准备塞到自己背着的旅行包中……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个,阮羽,过来一下,给你看个东西。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啊?什么啊?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抓——贼——呀!!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诶?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刁蛮的客人
暴露了!快跑!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仔细一想我喊什么抓贼,自己来不就好了吗。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站住!喂,说的就是你们两个!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再跑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看剑!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刁蛮的客人
救命啊!快跑啊!杀人啦!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喊什么喊!站住!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阮颜,这里交给你了,我去阻止一下她。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拜托你了。唉,小羽她总是……
Dialogue icon .png
受惊的两个小偷慌不择路地跑着,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卖艺场附近,被阮羽一个飞扑摁倒在地。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哈哈,被我盯上了还想跑?
实话告诉你们,要不是碍事的人太多,你们早就被我抓着脑袋按地上了!
Dialogue icon 老板2.png
刁蛮的客人
姑奶奶,我们只是偷个琴,罪不至死啊!
Dialogue icon 混混.png
胆小的同伙
都是老大怂恿我干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您绕我们一命吧!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嘿嘿,现在知道怕了?光天化日之下敢偷东西,嗯?
Dialogue icon .png
阮羽抓住小偷的衣领,一头撞在他的脑袋上,将其击昏。
然后如法炮制,将另一个家伙也撂倒在地上。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看见没,搞定。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你说这把剑?这不是吓一吓他们嘛。
别害怕嘛,指挥使。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接下来怎么办,这两个人怎么处理?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接下来……
Dialogue icon 妮维.png
妮维
接到了报案,犯人在这附近吗?
Dialogue icon 妮维.png
妮维
指挥使?你怎么在这里。你有看到犯人吗?据报警人所说是两个人。一个大概这么高,这么胖,另一个……
Dialogue icon 翠尔斯.png
翠尔斯
妮维!就是这两个人汪!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没错,已经被我搞定了!
Dialogue icon 妮维.png
妮维
太好了。省了不少力气。这两个人可都是狡猾的惯偷……不过据说还有一个挥舞大剑的暴力狂,对民众安全造成严重威胁,这个人你们有印象吗?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没、没有呢!啊哈哈。
Dialogue icon 妮维.png
妮维
这样啊。那我再去别处巡逻一下吧。
Dialogue icon 妮维.png
妮维
正因为是庆典才不能懈怠,走吧,阿呢丝、杜欧、翠尔斯。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
Dialogue icon .png
妮维牵着三头犬的三个铁脑袋离开了。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小!羽!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呜哇……姐姐,饶了我这次吧!这不是皆大欢喜嘛!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快!快帮忙啊指挥使!你也说点什么啊!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别生气啦,阮颜,确实是皆大欢喜……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仔细一想,我是来帮忙卖琴的啊!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啊,这么说来确实没卖出去呢,天色也不早了……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不过别难过啦,这次多亏了你眼尖,才给了我伸张正义的大好机会。看不出你也是同道中人啊……来,收下这个流苏吧。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了呢!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哈啊……
Dialogue icon .png
阮颜轻轻叹息了一声,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Dialogue icon .png
虽然没有卖出琴,但感觉与阮颜阮羽的羁绊稍稍加深了一些……

闲敲棋子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跟我说完就匆匆离开了,一副争分夺秒的架势。
Dialogue icon .png
来到棋馆的时候,发现雯梓已经在售卖围棋周边了。具体包括棋盘、棋盒、棋子,以及棋谱等等。不少客人对此似乎有些兴趣,正围在一旁与雯梓交谈。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原来如此,这就是传说中的“云子”。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摸上去确实要舒服一些,而且把黑棋对着光看的话,会发现黑色的棋子实际上是赏心悦目的墨绿色……真美丽啊。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黄花梨的棋盘质感也非常舒适,用来下棋似乎不错。用起来应该会顺手一些……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舒服归舒服,但对于围棋技术的提升不会有任何帮助。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那我买来有什么用呢?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并没有什么……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等下!其实会让人身心愉悦,忍不住想下棋,久而久之自然会对棋艺的精进产生很大的帮助。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原来如此。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确实,用了这样的棋具,就会时不时地想和朋友来一局切磋交流呢。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谢谢你,我明白了。这个棋盘和棋子我买了。哈哈,真有些迫不及待呢。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但因为棋具而产生的下棋欲望只是三分钟热血而已。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不想下棋的人仍然坚持不下来,没有毅力的人哪怕用了上好的棋具也无济于事。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相反,擅长下棋的人,哪怕没有棋盘也可以随时随地下盲棋。归根结底,这些东西本来就是……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等下!本来就是享受下棋的必要之物嘛,作为娱乐当然是再好不过,想要精进棋艺的话可以到雯庭棋馆报名,现在试学三个月不收任何费用。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哦哦!原来如此!我要报名!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刚开始我还觉得这位小姐的态度有问题……但这样一想,这也是一种对棋道的热爱吧。有这样的老师,我的棋艺一定可以有长足的长进。
Dialogue icon 男10.png
远道而来的顾客
到时候轻松击败平日虐我的那几个老家伙也很有可能!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恕我直言,围棋并不是一争高下的手段。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怀着这种想法去学下棋,本身就有问题。黑白两色,象征着阴阳,并不是要争个你死我活,而是要……指挥使,你拉我手干什么?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先把他忽悠过来,然后再教他大道理”?
……哼。来了就得好好教,哪有忽悠的道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这位先生,现在起你也是雯庭棋馆的一员了,每个月要及时过来上课。这边结一下账……可以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指挥使,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啊。要继续加把劲才行!
Dialogue icon .png
在雯梓的店里帮了很久的忙。在两个人共同努力下,各种周边的销量都有了明显回升。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今天多谢你了,指挥使。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我也知道我不适合做这行……不许点头!这样不是会显得我很没用吗……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这个给你啦。就当做这次的感谢好了。这可不是普通的棋子。一颗黑棋、一颗白棋,都是我爷爷传给我的,是备用的棋子。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下棋本就是要知白守黑、黑白分明才行。送给你,就当做……纪念好了。
Dialogue icon .png
从雯梓那里拿到了尚还暖热的棋子。

镜花水月

Dialogue icon .png
刚到钟函谷的摊位前,就看见了正在卖灵符的他。
万葬亭里和平时一样人迹寥寥。但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一阵阵阴冷。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哎呀哎呀,这不是指挥使吗?要买点东西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帮我卖东西?哈哈哈~指挥使可真会开玩笑呢~谁不知道像我这样的商人,一会儿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不信的话,就坐在这里,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商人。
Dialogue icon 女3.png
戴手链的少女
那个,这些是什么符咒呢?
Dialogue icon 女3.png
戴手链的少女
贴在家里的话,会有用吗?最近总觉得有点怕……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当然管用,这可是我们万葬亭的招牌符咒哦~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这个是可以让你看见不祥之物的灵符,这个是可以招来不祥之物的灵符,这个是可以让不祥之物凶恶无比的灵符,现在打包购买的话给你打八折优惠哦。
Dialogue icon 女3.png
戴手链的少女
打,打扰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这个灵符有什么用……怎么说也做一些辟邪的符咒好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呵呵,年轻人未免太小看那些东西了吧。辟邪的话,光靠符咒是不行的,还是要靠术法收到小瓶子里。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为什么不卖小瓶子……?哈哈,指挥使可真爱开玩笑。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控制它们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所以我先卖给他们这些灵符,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周围是多么恐怖。然后他们就会十分害怕,颤抖地拨打万葬亭热线电话。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这个时候我就会上门解决问题~既增加了我的小宝贝,又赚到了钱,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竟然无话可说……但这样见效太慢了吧……庆典讲究的可是在短时间内卖光哦?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真麻烦啊~那就换一种吧~
Dialogue icon 女5.png
阴沉的少女
那个,这个符咒是做什么的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嗯?是雾理小姐呀。这个,是可以改善睡眠的符咒哦~现在一次性购买30张,可以享受八折优惠~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一次购买50张的话,还可以办理万葬亭终生会员卡哦~
Dialogue icon 女5.png
阴沉的少女
我不需要改善睡眠……我……我要让那些家伙!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乖,相信我。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睡上一觉。这几张符咒你拿去试用吧,觉得有用了再回来找我也不迟。
Dialogue icon 女5.png
阴沉的少女
……
Dialogue icon .png
阴沉的少女默默地接过钟函谷给的符咒离开了。
Dialogue icon 男4.png
附近的男学生
那这个符咒又是做什么的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啊~那个啊~是可以让人变得清醒的符咒哦。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没有任何副作用,不含任何添加剂,是绝对的绿色符咒。每人限购十张,售完即止~
Dialogue icon 男4.png
附近的男学生
来得早真的太好了!正好最近在复习考试!我买十张!
Dialogue icon .png
……这种贩售方式,究竟是亏得比较多,还是赚得比较多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差不多结束了呢。
卖出去不少啊~今天的销售量很可观嘛。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嗯?呵呵,不用担心了,指挥使,我怎么说都是个商人,不会让自己赔本的,任何意义上都是。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嗯,比起放长线钓大鱼,短平快的营销模式似乎也不错……好了,作为在一旁陪着我的回报,这个送你吧,接着~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丢过来一个折好的符纸。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这是转运用的符咒,比什么锦鲤有用多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有用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哈哈哈,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做我们这行的,相信的人认为这是一门学问,不相信的人认为这是封建迷信。是是非非,只在信与不信而已。

辘轳仙影

Dialogue icon .png
到青檀那边的时候,很远就看到了围观的人们。
好几辆高档汽车停在路边,整个区域堵得水泄不通。
……感觉就像大型追星现场一样。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您是……指挥使阁下,所为何事?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在这边稍等一下。我正在与一些黑恶势力斗争。
Dialogue icon 黑影4.png
衣着华贵的画商
青檀啊,我也不跟你多客套了。这幅画我们一定要拿下,不然店里连镇店之宝都没有,谁愿意睬我们啊。算我求你了,卖我一副吧。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不卖。
Dialogue icon 黑影4.png
衣着华贵的画商
青檀!你好歹给个理由吧。是我们给的钱不够吗?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不。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画卷本身,有其自身的价值。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在下的售价也正好与这份价值相符合。但各位买下后,为了卖出高价会不断地炒作,甚至还要加上各种各样的头衔、荣誉、名号,而忽略了这幅画本身的内容。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更过分的是……有人提出了“要提升画作价格的最好途径莫过于让原作者去世”的观点。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哪怕我栖身在古街的深处,也时不时会跑出莫名其妙的家伙对我动手……!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那种日子太痛苦了。
我不想再让自己的作品流入你们的手里了。
Dialogue icon .png
衣着华贵的画商气愤地走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不希望画作流入他们手里,意思是可以卖给普通人吧?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如果有人想买的话。
Dialogue icon 黑影3.png
喜爱美术的青年
青檀、青檀老师!我很喜欢您的作品,能够让渡给我一副作为欣赏吗?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选吧。
Dialogue icon 黑影3.png
喜爱美术的青年
这,这幅多少钱?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一百万。
Dialogue icon 黑影3.png
喜爱美术的青年
那,那这个呢?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八十万。
Dialogue icon 黑影3.png
喜爱美术的青年
这一幅呢?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三万。
Dialogue icon 黑影3.png
喜爱美术的青年
这也,太,太贵了吧……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你看过我的作品,自然也该明白一个道理。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我画的画,是世界上最好的画!
Dialogue icon .png
喜爱美术的青年失魂落魄地走了。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哼。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对于画的价格和价值自有一套内心的衡量,还是不要插嘴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样的话,不如我们来画人物画像如何。“为了某个人所作的画”的艺术价值就没那么高了,而且拿到的人也舍不得卖吧?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似乎不无道理……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支起画板,开始当街作画。
只接人物肖像画,价格也降到了相对比较亲民的程度。
Dialogue icon .png
虽然那价格在我看来还是有些高,但求画的队伍排得很长很长……
Dialogue icon .png
让青檀为你画肖像画诶?!
平时想都不要想好吗!?
Dialogue icon .png
就这样,青檀淡淡地画着,队伍缓慢地移动着,后面排队的人都在翘首以盼赶紧轮到自己。
Dialogue icon .png
但就在画了十幅画之后,青檀收起了画板。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不画了,今天没有灵感了。
Dialogue icon .png
人群发出骚动。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在下话已出口,便不会更改。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对了,你是指挥使吧?最后,我来帮你画一张画吧。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放心吧,这次是免费。
Dialogue icon .png
我欲哭无泪。
紧张地坐在椅子上。感受到身后如同杀人般的眼神……
一点都无法放心啊!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时而把视线投向这边,时而紧紧盯着画纸。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好了。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我能够感受到你内心的情感,却无法看透你经历过什么,所以我以留白的方式绘制出了最好、最真实的你。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说实话,有些舍不得……这是在下艺术生涯的一个巅峰。收下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太感谢了……这不就是一张白纸吗!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画卷的右下角。
Dialogue icon .png
那里写着一行小字——“某年某月某日 青檀绘”。
还确实不是一张白纸……

暮霞玲珑现疏影

Dialogue icon .png
夕阳渐渐出现在天空中,人群渐渐稀少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Dialogue icon .png
白皙可爱的脸蛋,叮铃作响的珠花,轻快仿佛踩在云上的脚步。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东方古街的庆典呀……虽然很热闹,但里里外外都看起来挺辛苦的呢。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要花多少钱,才能让大家变得轻松一点呢……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全部买下来的话……应该也不需要多少吧。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但是~不能怪我啦。
Dialogue icon .png
道路尽头突然传来了女声抱怨。
萝月一好奇就凑了过去。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璐璐她把街边随手捡来的石头标价好几万,还说那是转运石,怎么都不可能卖出去呀!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哼。会把它看作普通的石头,看来那些游客的脑袋也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转运石,可以让人财运提升。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提升到走路时偶尔会捡到一块钱的水平。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那不是基本上没有提升嘛!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说要宣扬酒文化,自己不知不觉就喝光了一半。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那可是客人请我喝的唷。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好啦,再斗嘴也不会有实质的改变。总而言之,先来想想办法吧。指挥使有什么办法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只能再加把劲了……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各位,都很努力呢。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诶,你是那个……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这些我全都买下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诶?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我说真的。这些,应该够了吧。
Dialogue icon .png
说着,娇小的少女递过来一个沉甸甸的袋子。
Dialogue icon .png
打开的时候,璀璨的光华映射而出。里面是琳琅满目的珠宝,每一个都价值不菲。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我认为大家的努力都应该得到金钱的奖赏。但实际是,你们并没有得到等值的金钱奖励,所以就由我来补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哎呀呀……有阵子没见,我们的小萝月还是跟之前一样霸道自我呢。就算你家财万贯,这样用也不太好哦?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那是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你们啊,明明那么努力地工作着,生活着,却得不到足够的回报,难道不觉得生气吗。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那不如就让我来当你们的雇主,我一定会给你们充分的回报!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雇、雇主?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对,我雇佣你们。我给你们报酬,让人满意的报酬!
Dialogue icon .png
萝月再次递过来一捧珠宝。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不用在意,这些东西我家里还有很多很多。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哇……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哇……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哼哼……呵呵呵呵……我懂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把好意表现得这么别扭的人呢。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掂量了一下萝月递来的珠宝,从中抽出了几件,其余的又推了回去。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好了,这些就够了。
而且比这次庆典的收入目标还要高了。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但是,我的目标可不只是这样而已,我想买下的是……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呐,萝月,你也是刚来东方古街不久吧。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诶……嗯……是啊。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来吧。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什……什么啊。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今日的庆典庆功宴,兼新人的欢迎会,大家都要来哦!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诶??咦??啊等等,不要拉我!放开我!

有酒有茶,有诗有客

Dialogue icon .png
跟着雯梓来到了棋馆的院落里,夕阳的色彩渐渐攀上天空。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好,接下来你们就先在院子里休息一下,我们去把宴会用的东西搬出来~钟函谷,带着你的瓶子怪也来帮忙。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哈哈,是,是。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把几名新人丢在外面,就带着钟函谷进屋搬东西去了。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等、等等,为什么我也一定要跟过来啊。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嘿嘿,毕竟是我们的金主大人啊!
受到邀请当然是应该的!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我是阮羽,这位是我的姐姐阮颜!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以前我们跟着师父在山上修行,对外面也不是很了解。下山以后才发现居然有这么多好玩的,以前简直太亏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为什么突然决定来交界都市呢?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哼哼,当然是过来除暴安良啦。师父也说了,我现在已经很强了,可以下山历练了!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是“跟在姐姐身后见见世面”才对。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唔唔,都差不多啦!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我是小羽的姐姐,阮颜。请多多关照了。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介绍完毕~下面就换这位冷着脸的画师先生吧?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小羽,不可以没有礼貌。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无妨。在下没有那么小气。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在下青檀,并不是所谓新人,只是一直居住在东方古街的尽头画画而已。不知不觉外面的世界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你平时吃什么呢?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会有某个多事的家伙用瓶子怪送过去。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想要买画的话随时可以找我,没事的话不要找我。不过哪天我心情好的话,帮你们画几张画也未尝不可。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那么,下一位吧。
Dialogue icon .png
青檀的目光突然移向了庭院的角落,那里的树下,依稀有一位白发的青年执剑而立。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这位兄台既会来此,应也是受到邀请,既然同是古街中人,何不前来一聚?
青年
……
青年
……我叫重渊。是钟函谷让我来的。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我也是被雯梓姐姐强行拖过来的。
Dialogue icon 重渊.png
重渊
……
Dialogue icon .png
重渊对萝月露出感同身受的表情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诶,到、到我了!?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我的名字是萝月。是一名鉴宝人和修复师。来这儿是为了寻宝!在这与异界交错的世界里,我一定能找到有趣的宝物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今天真是多谢你了。
不过一口气用掉这么多珠宝不要紧吗?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没关系。不过是把一些多到放不下的没用珠子送出去,换来的东西还蛮有趣的。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不过奉劝你不要抱着绑架我,逼迫我交出财产之类的想法哦,我虽然看着小,好歹也是神器使哦?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并不会那么做啦!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嗯……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与时代脱节的人们聚在一起……这样的场面,总觉得能画出什么来。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在下便趁着天色未黑,赶紧提笔吧。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那就快画呀!我们在这看着!
Dialogue icon 阮颜.png
阮颜
原来如此,青檀先生的颜料就是神器呢。
Dialogue icon 阮羽.png
阮羽
可不要在池塘里洗笔哦,这里有鱼耶!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萝月
指挥使,你看呆了吗?再不过来,就不把你画进去了哦?
Dialogue icon .png
气氛渐渐变得融洽起来。
Dialogue icon .png
文化的传承、新鲜的血液。
今后,也会越来越好的吧,东方古街。
Dialogue icon .png
因为在这里,有这些对生活充满热爱的人们啊。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