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天

【剧情发展】
决定和东方古街一起进行五行大阵的修建,希望一切顺利。
Dialogue icon .png
晚上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了一整晚。
Dialogue icon .png
朦胧中,好像又看到了昨天那个白色的房间,还有背对着我哭泣的少女。
Dialogue icon .png
想要走近的时候却突然惊醒了,看向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跟雯梓一起坐在客厅里等待安托涅瓦的联络。
雯梓显然也没有睡好,眼睛中流露着疲惫的痕迹。
Dialogue icon .png
不知等了多久,战术终端终于响了起来。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早上好,指挥使,雯梓。
Dialogue icon .png
看到微笑的安托涅瓦的那一刻,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看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正如你所说,希罗果然带领奥露西娅、罗纳克和芙罗拉背叛了中央庭。
但是由于提前做好了准备,所以并没有人受伤。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希罗呢?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虽然我们挡下了希罗的攻击,但最终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希罗之后应该会想办法利用公关,将大众的舆论拉到他们一方,将我们塑造成分裂中央庭的恶人。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什么?这明明是污蔑!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对于大众来说,真相并不重要。
人们只会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而希罗一定会利用这一点。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那么,安托涅瓦,你打算怎么应对?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我已经同意了接受媒体的采访,明天会将中央庭分裂的真相告诉所有人。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只要能够抢在希罗前面,就能够防止公众被他蒙蔽。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嗯,在声望方面,能够跟希罗正面抗衡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吧。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那我就去做明天访谈的准备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指挥使,这段时间中央庭并不安全,所以你暂时先留在雯庭棋馆吧,有东方古街的诸位保护指挥使,我也比较放心。
Dialogue icon .png
嘱咐之后,安托涅瓦就挂了电话。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就算是掌握了事情的真相,无法传达给大众就毫无意义吗……还真是复杂啊。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很遗憾,大部分情况下就是这样。
在舆论的攻坚战中,哪一方能先获得群众的支持非常重要。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大众的固有印象与偏见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而这,也是东方古街拒绝和外界进行沟通的原因。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不,与其说拒绝,不如说是……曾经努力过,但是失败了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努力过,但是失败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这要从爷爷还在世的时候说……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
唔……等一下……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怎么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是五行大阵!五行大阵传来了强烈的幻力波动,有人入侵了!跟我来!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匆忙赶往五行大阵,在空气中波纹散开的一瞬,眼前出现了一个躺倒在地的人影。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谁?
Dialogue icon .png
那个人带着黑色的面具,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Dialogue icon .png
???
呃……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
Dialogue icon .png
这不是研究所里那个危险的男人?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还活着。
他是谁?怎么可能进入结界?等一下……这头发……难道是……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雯梓?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抱歉,这个人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不知他是敌是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真是谜团重重啊……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不能将受了这么重伤的人置之不理。
<指挥使>,先帮我把他抬到棋馆中吧。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将神秘人抬进棋馆的空客房后,大概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受伤的地方在左胸处,但是避开了心脏,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才会陷入昏迷。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要不要去找医生……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不用了。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打断了我。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我已经对他的伤口进行了止血包扎,目前他只需要好好休息,应该不用多久就可以苏醒了。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到时候就可以知道……到底是不是他……
Dialogue icon .png
说到后来,雯梓的声音小了下来,与其说是在说给别人听,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雯梓,你认识这个人?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不,只是有一些还没有证实的怀疑。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我希望在确认这个人的身份之前,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很抱歉,现在我还没有办法告诉你原因。你当然可以选择拒绝,我也不会有任何不满。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答应你。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诶?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让我保密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相信你,因此也不会对这件事追根究底。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指挥使>,谢谢你。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怀着对那个神秘男人的疑惑,离开了雯庭棋馆。
接下来要不要回中央庭看看情况?
Dialogue icon .png
说起来,对那个晕倒的男人也有些在意,要不要去看看他?
Dialogue icon .png
棋馆里很安静,雯梓不知去了哪里。
来到男人的房前,轻轻打开了门——
Dialogue icon .png
眼前突然升起一片黑雾。身体被恐惧的记忆支配,本能地想逃跑。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
Dialogue icon .png
然而,身后的门却不知何时关上了,无论怎么都拉不开。雾气缓缓蔓延,包裹住我……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唔……
Dialogue icon .png
闭上眼,无力地接受着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
Dialogue icon .png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Dialogue icon .png
有些惧怕地睁开眼,眼前出现的是——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又是你。
Dialogue icon .png
是那个晕倒的男人。
不……好像哪里不太一样……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醒了?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醒了?呵呵……我一直都是清醒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诶?那你为什么……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嘘。
Dialogue icon .png
男人竖起手指,制止了我未出口的提问。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现在是我的提问时间。
Dialogue icon .png
在他的逼近下,身体不停后退,后背碰到了坚硬的墙壁。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你为什么在这里?
Dialogue icon .png
刚想要告诉他自己的身份,男人却突然向后退了一步。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时间到了,像这样自由支配身体的感觉真是美妙啊。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不过……这次竟然能占据这么久,这可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情。难道……
Dialogue icon .png
男人看向我,他的眼睛明明遮挡在面具之下,却不知为何感受到阵阵寒意。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呵呵……呵呵呵……真是想不到……留着你果然是正确的。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不过,还是要稍微给你一点忠告。你就把它当做……来自一位陌生人的友好建议吧。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离达尔维拉远一点,他是我的。
Dialogue icon .png
达尔维拉?那是谁?疑问还没有问出口,眼睛再次被黑雾遮掩住。
Dialogue icon .png
待雾气散去,那人已重新躺回床上,均匀地呼吸着。
Dialogue icon .png
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里?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头发!
Dialogue icon .png
忍不住喊出了声。
刚刚那人的头发……是黑色的!
Dialogue icon .png
脑子里一团乱麻。算了吧,等他醒过来,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暂缺)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头发!
Dialogue icon .png
忍不住喊出了声。
刚刚那人的头发……是黑色的!
Dialogue icon .png
脑子里一团乱麻。算了吧,等他醒过来,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时间到了,像这样自由支配身体的感觉真是美妙啊。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不过……这次竟然能占据这么久,这可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情。难道……
Dialogue icon .png
男人看向我,他的眼睛明明遮挡在面具之下,却不知为何感受到阵阵寒意。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呵呵……呵呵呵……真是想不到……留着你果然是正确的。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不过,还是要稍微给你一点忠告。你就把它当做……来自一位陌生人的友好建议吧。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附身).png
???
——离达尔维拉远一点,他是我的。
Dialogue icon .png
达尔维拉?那是谁?疑问还没有问出口,眼睛再次被黑雾遮掩住。
Dialogue icon .png
待雾气散去,那人已重新躺回床上,均匀地呼吸着。
Dialogue icon .png
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里?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头发!
Dialogue icon .png
忍不住喊出了声。
刚刚那人的头发……是黑色的!
Dialogue icon .png
脑子里一团乱麻。算了吧,等他醒过来,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暂缺)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头发!
Dialogue icon .png
忍不住喊出了声。
刚刚那人的头发……是黑色的!
Dialogue icon .png
脑子里一团乱麻。算了吧,等他醒过来,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离开之后,战术终端突然响了起来。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指挥使。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晏华啊,怎么了?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你应该知道,希罗的背叛严重地损害了中央庭的声望和势力,这对我们十分不利。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吗?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当务之急是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所幸你与东方古街的关系一直都比较融洽,在这一次危机中,他们也许可以成为我们最大的助力。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雯梓她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的!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以防万一,接下来需要你继续维持跟东方古街之间的良好关系,推动古街与中央庭的合作。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我已经和雯梓联络过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搬到雯庭棋馆去居住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好的,我明白了。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搬家事宜已经交给了搬家公司,每日补给也已经委托雯梓进行发放。
Dialogue icon 晏华.png
晏华
有什么情况请务必联系我,无论什么时候。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的最后一句话,就好像一句强心针一样,消除了我不安的情绪。
Dialogue icon .png
说起来,今天开始就要正式搬到雯庭棋馆了,不知道雯庭棋馆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Dialogue icon .png
分裂后的中央庭显得格外冷清。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几乎没有人理会我的到来。
游荡了一会儿后,在堆成山一样的资料后面找到了忙碌的安托涅瓦。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啊……指挥使,你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只是有点担心。你真的没有受伤吗?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嗯,多亏了你们的情报,我们才提前做好了防范,并没有让希罗占到什么便宜。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就好……
啊……这么多资料,你是在准备明天的访谈吗?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是的,明天我一定要当众戳穿希罗的假面,绝对不能让他欺骗大家,为此,我需要充足的准备。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我就不耽误你了,准备演讲的材料很辛苦吧。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没关系的。
说起来,这次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明天采访结束后,我会为东方古街的各位准备一场答谢宴,希望你也可以出席。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好的,你也需要好好放松一下啊。
啊……对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怎么了?
Dialogue icon .png
本来想告诉安托涅瓦关于五行大阵的计划,但是看了看她面前山一样的文件,想说的话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没什么,要加油啊,安托涅瓦。
Dialogue icon .png
等明天她忙完之后,再把一切都告诉她吧。如果是安托涅瓦的话,一定可以理解雯梓,支持雯梓的吧。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嗯,谢谢你。那就明天见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明天见。
那个时候的我
对即将到来的「明日」
依旧一无所知。

进线失败

Dialogue icon .png
想必安托涅瓦他们现在一定十分忙碌,自己去了也是只能添乱而已。至于那个男人,虽然说受伤了,但依旧感觉很危险。还是算了吧。

进线失败


手账CG 觐见神明之人.png

手账text 觐见神明之人.png

【手账】

东方古街的五行大阵中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男子,雯梓好像认识他的样子,但却不肯告诉我他是谁。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又是怎么进入五行大阵而不被我们发现的?

第五天晚

Dialogue icon .png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带着一丝不安回到了新家——
雯庭棋馆。
Dialogue icon .png
还没进院子,就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已经这么晚了,是谁?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回来了回来了~
Dialogue icon .png
还没看清眼前的人,眼睛就突然被蒙住了。
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怎、怎么了?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一会儿你就知道啦,跟我来跟我来。
Dialogue icon .png
在伽梨耶的推动下向前走着。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迈出的每一步都提心吊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等一下……呜啊……
Dialogue icon .png
脚下绊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在摔个狗啃泥之前被及时扶住了,幸好身后还有伽梨耶。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果然是脑子和身体都不协调的笨蛋。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璐璐你也在?
Dialogue icon .png
辨别着声音的来源,扭头朝向那边。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哼。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好了好了,小璐璐不要闹别扭了。
<指挥使>,你准备好了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准备好……什么?
Dialogue icon .png
话音刚落,伽梨耶放在我眼睛上的手拿开了。
重归光明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
CG 140.png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欢迎指挥使!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诶?
Dialogue icon .png
眼前出现的是几张熟悉的面孔。
Dialogue icon .png
月色如水般流泻,几坛清香四溢的酒摆在石桌上,雯梓正举着酒杯,笑盈盈地看着我。
Dialogue icon .png
在她旁边,钟函谷懒洋洋地倚着栏杆。坐在屋顶上的是青檀,画前展开一副长长的画卷,全神贯注地描绘着眼前的月色。
Dialogue icon .png
而院子里还有一个我没有见过的女孩,正蹲在地上聚精会神地不知看着什么。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愣着干嘛,来干杯!
Dialogue icon .png
明显已经有点小醉的雯梓一口干了手中的酒。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啊~~不愧是好酒~~
钟函谷,你这家伙偶尔还是挺靠谱的嘛!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我说你啊,这可是我珍藏了上百年的上等女儿红,你能不能省着点喝啊……
Dialogue icon .png
雯梓对钟函谷的话充耳不闻,斟上满满一杯酒。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所有在东方古街生活的人都是我的家人,所以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Dialogue icon .png
视线缓缓扫过眼前的人们。
家人……吗?
Dialogue icon .png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手中的杯子沉甸甸的,仿佛里面装的不仅仅是酒而已。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我才不是草履虫的家人呢。
Dialogue icon 萝月.png
女孩
……草履虫是什么?和玉蝶一样珍贵吗?
Dialogue icon 伽梨耶.png
伽梨耶
这酒可真不错~~
雯梓雯梓,今天我们两个不醉不归!
Dialogue icon 雯梓.png
雯梓
好啊,不醉不归!
Dialogue icon 钟函谷.png
钟函谷
我的酒啊……
Dialogue icon 璐璐.png
璐璐
……呜……辣。
Dialogue icon 青檀.png
青檀
……此番美景,倒是可以入画。
Dialogue icon .png
一片樱花花瓣被风吹落,掉到了手中的酒杯里。清冽的酒映着幽幽的月光,美丽得像一场不真实的梦。
Dialogue icon .png
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吧。
一定会的。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欢迎会结束后,雯庭棋馆重归平静。而我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Dialogue icon .png
拉开达尔维拉的房门,月光透过窗户,照在空荡荡的床上。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已经醒了吗?
Dialogue icon .png
刚想离开,却依稀听到窗外交谈的声音。
是达尔维拉吗?疑惑地走向庭院。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月光下,达尔维拉高高地站在屋顶上,在他身边环绕着一个黑色的影子。那是比怪物还要丑陋的,恶魔一般的影子。
Dialogue icon .png
忙躲在一旁的阴影中。二人的对话乘着夜晚的微风,飘进耳中。

CG 179.png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你已经问了很多遍,我不需要再回答你了,阿撒兹勒。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毕竟你可是决定要背叛「那个」希罗啊,这么重要的决定,难道不应该使用民主投票的方式吗?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我所做的决定,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叛逆期的孩子还真是难管啊~
不过,你真的想好了吗?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那个人的性格你应该比我清楚,背叛了他之后,不管你怎么哭着求他,都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哦。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难道你忘记了,只有希罗可以……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够了。闭嘴。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哼,你又想成为东方古街的同伴吗?这鬼地方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令人作呕……
Dialogue icon .png
背叛希罗?达尔维拉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Dialogue icon .png
而那个被称作阿撒兹勒的黑影,和那个黑发的「达尔维拉」散发着一模一样的气息,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Dialogue icon .png
抱着无数的疑惑,我悄悄离开了院子。明天早上再跟雯梓商量一下吧。

CG 179.png

Dialogue icon .png
感受那个人的气息消失,隐匿的恶魔再次现出身形。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嘻嘻嘻……他走了。看来没起任何疑心呢。
Dialogue icon .png
达尔维拉拿出了战术终端,拨通了一个号码。
Dialogue icon 希罗.png
希罗
你那边怎么样?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很顺利,<指挥使>没有起疑。明天早上我会尽量获得其他人的信任,加入到五行大阵的计划中。
Dialogue icon 希罗.png
希罗
有把握吗?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指挥使>的帮忙,应该没有问题。
Dialogue icon 希罗.png
希罗
很好。不要掉以轻心,小心行事。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明白。
Dialogue icon .png
终端挂断了。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回去吧。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小达尔维拉也学会利用别人的信任了,真是令人欣慰的成长啊~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可怜单纯的指挥使,还没有发现自己被卷入到了多么可怕的阴谋中,嘻嘻嘻……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你对他做了什么?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他?你在跟我打哑谜吗?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你对她做了什么?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她?你在跟我打哑谜吗?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别装傻!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你又趁着我失去意识,占据了我的身体……是不是!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不要说占据这么见外的话嘛,我们可是共享一具身体的亲密关系啊……唔!
Dialogue icon .png
阿撒兹勒的话还没有说完,达尔维拉已经将它从黑暗中拖了出来,踩在了脚下。恶魔痛苦地挣扎着,却终无法打破神器与主人之间绝对的地位差距。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永远不许占据我的身体。
Dialogue icon 阿撒兹勒.png
阿撒兹勒
唔……否则你会怎样?你知道的……你没办法杀死我!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要不要试一试?
Dialogue icon .png
被达尔维拉的气势所震撼,阿撒兹勒的挣扎减弱了。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别打<指挥使>的主意,滚吧。
Dialogue icon .png
恶魔化作黑烟,消失了。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因为<指挥使>,这家伙又开始不安分了。看来最近要小心点。
Dialogue icon 达尔维拉.png
达尔维拉
呵……你的出现,会将这死局救活吗?
Dialogue icon .png
还是算了吧。
Dialogue icon .png
困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重……

进线失败

手账CG 觐见神明之人.png

手账text 觐见神明之人.png

【手账】

正式从中央庭搬到了雯庭棋馆中居住。
在东方古街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总感觉有一些期待呢。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