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Dialogue icon .png
舞会正式开始。
Dialogue icon .png
哗啦——刚进入会场,就被从天而降的缤纷彩带浇了个满头。
Dialogue icon .png
濑由衣、零、菲尼克
欢迎来到舞会——!
Dialogue icon .png
虽然很高兴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但是这个彩带球也未免做得太巨大了吧!这种源源不断的感觉,几乎要被淹没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咦?我们搞错了,进来的人似乎不是晏华和芙罗拉。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唔,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这个从彩带里露出来的手,零觉得好熟悉。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是曾经见过的人。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按理来说,晏华先生因为长期握枪,食指和掌心都会有茧子,而这位并没有;芙罗拉小姐会戴手套,而这位并没有。所以我推断——
Dialogue icon .png
喂喂,请先救人再讨论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救……我……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这个声音似乎是……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我也听出来了!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我完全确定了,这一定就是——
Dialogue icon .png
???
不要闹了。
Dialogue icon .png
来人握住我的手腕,用力往外一扯,呼~终于得救了。
Dialogue icon .png
好不容易脱险,回到了充满新鲜空气的空间里,不由得当场深呼吸了起来。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指挥使,没事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嗯。不必向我道谢,份内之事罢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毕竟,要是指挥使在舞会上因为“不小心被彩带淹没”这种理由而出事的话,恐怕民众也不会愿意信任这样滑稽荒诞的中央庭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对了,这个恶作剧般的彩带球,似乎一开始是为我而准备的?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似乎还有我。
Dialogue icon .png
芙罗拉来得更晚,然而她的听力出众,一来便跟上了事态发展,向来冷漠的脸上露出来似笑非笑的表情。
Dialogue icon .png
闻言,濑由衣、零还有菲尼克像是三只受惊的小动物,不安地垂下头。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不是故意的……如果指挥使生气的话,零可以负责打扫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彩带球是我制作的,没想到会让指挥使这么难受,呐,这里有好吃的焦糖饼干,请用来恢复愉快的心情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唔,对不起。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没关系。
Dialogue icon .png
恶作剧也是舞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嘛。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真的吗?零没有参与过这种派对,只是听……别人说,彩带球的大小代表了欢迎的程度,所以要多买一些彩带,把礼球做得越大越好。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为了制作出这么大的彩带球,我还特意进行了研究,虽然不是我擅长的科目,但最后的结果很好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不过最麻烦的还是要把原材料从东方古街运来。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没错,本来要价就很贵了,他还说“花钱越多心意越真”,最后连送货上门也要另外收费,真是太过分啦。
Dialogue icon .png
等等,「花钱越多心意越真」,还有「东方古街」,还有「要价很贵」。
Dialogue icon .png
那不就是——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哎呀,被发现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面对小朋友们希望让派对气氛变得更热烈的要求,我作为长辈当然要提出有用的建议。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毕竟,华丽的舞会,和闪闪发光的彩带,还有客人们看见惊喜时的笑脸,怎么听都是绝配嘛。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从指挥使这幅受宠若惊的样子来看,似乎很久没有受到过这么热情的对待了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明明是只有惊而已……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提出建议和具体执行之间总是有一些差距,你就不要再斤斤计较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你只是想借故兜售廉价的彩色纸片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喔哟,晏华果然什么都知道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为了交换制作彩球的材料,濑由衣拿出了亲手制作的箭矢,菲尼克和零则交出了自己存下来的零花钱。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别用怀疑的目光看我,万葬亭从来不招活着的童工,指挥使不是早就知道了嘛。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竟然还好意思说出来……
Dialogue icon .png
就连一向寡言少语的芙罗拉都开口了。
Dialogue icon .png
然而,看着濑由衣、菲尼克和零的笑脸,谁都没法说出苛责的话。毕竟作为恶作剧的受害者都不打算追究了,看在今天气氛这么愉悦的份上,大家应该也不会计较……吧?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这里真是太吵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芙罗拉小姐,如果你率先离场的话,其他人也会有样学样的,为了舞会的秩序,最好还是尽量忍耐。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png
芙罗拉似乎是默认了晏华的说法,安静地交叠着双手站在一旁,没有再提出离开的要求。至于另一边——
Dialogue icon .png
零乖巧地窝在沙发上,低头写着什么。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零,你在做什么?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在记录舞会上发生的每一幕。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像是实验记录一样的东西吗?用相机去拍摄会更方便,需要我帮你吗?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唔,照片没办法完整记录零的心情,此刻的所思所想,零想要亲自写下来。
Dialogue icon .png
虽然大家都在偷看,零还是继续边念边写。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舞会开始以后,我和菲尼克在说话,他说自己最近学习了如何跳舞,还邀请我一起进入舞池,这在其他时间线上是不可想象的……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比零想象中还要盛大的聚会,一定能汇聚所有的零没有见过的“奇迹”吧。这一切都是因为指挥使的存在,所以……
Dialogue icon .png
咕噜咕噜~!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所以……濑由衣的肚子突然饿了,正在咕咕叫!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零,不要连这种事都写上去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濑由衣很饿了吧?刚才我看见那边已经准备了许多美食。
Dialogue icon .png
濑由衣眼睛一亮。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真的吗?!为了制作用来和钟函谷交换的箭矢,我很用心地打磨了漂亮的箭头,结果就是已经三天没有好好吃饭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这次绝对要吃到饱为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可不是自助餐会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无所谓啦。那边的烤肉、火锅、鸡腿、煎饺和小笼包——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我•看•见•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些可是钟函谷点名要准备的。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那又怎么样?只有最强者才能获得全部食物,要是想吃美味的东西,那就都来和我较量吧!
Dialogue icon .png
会场里吵闹声此起彼伏,随着音乐响起,舞会正式开始了。

【饮食区】

【开始】

Dialogue icon .png
酥脆香口的煎饺,皮薄剔透的小笼包,酸甜的糖醋里脊,翠绿的清炒时蔬……摆满在长条餐桌上的中华美食,引人垂涎欲滴。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站在餐桌前方,摆出严防死守的姿态。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唔,我要吃。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濑由衣,你难道不明白一句话,那就是君子不夺人所好……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不明白。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还真是直接的回答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听起来每个字都认识,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意思就是由于我一吃西洋食物就会肚子痛,为了我的健康着想,所以这些煎饺和蟹粉小笼包只能全部归我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那边还有这么多漂亮的蛋糕和甜点,想必你也会很喜欢的。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怎么样?比起油腻腻的煎饺和填不饱肚子的小笼包,还是选择口感甜蜜的奶油蛋糕更适合你这样青春活泼的少女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不!要!只有弱者才做选择,如果是我的话,当然全部都要吃。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钟函谷,如果你非要独占这些食物,那我们就比试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唉,早就知道中央庭举办的舞会不可能靠谱,却没想到跟讨伐黑门的危险程度相比也是不遑多让……是的,我不能吃西餐……嗯?你说的这个办法倒是不错。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你在嘀嘀咕咕什么?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只是和经过的“客人”多说几句而已,他们愿意同情我这个被命运强迫着挑食的可怜人,真是热心肠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什么客人?我没有看见。对了,指挥使来做裁判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呃,你们要比什么呢?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盘子旁边不是摆放着好几个竖起来的牌子吗?就是写着菜式名字的那些。这样吧,谁先射中名牌,就能独得上面写着的食物,怎么样?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嗯……听起来似乎很公平,除了忽略我不会箭术这件事。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唔,那应该怎么办?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在城市里,如果不使用武器的话,两个人会用什么方式来决出胜负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关于物品的归属,成年人之间一般是价高者得,不过放在我和你之间嘛,大概是剪刀石头布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完全凭借运气来决定输赢的方式吗?我不喜欢。如果不能以实力获得胜利的话,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服气的。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既然如此,玩那个射名牌的游戏也并无不可。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哎?可是……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漫不经心地笑着,打了个响指。
Dialogue icon .png
几只瓶子怪在他的号令下钻了出来,拿起名牌就跃出了窗外,在庭院里开始四处乱窜,在它们灵活的躲避下,濑由衣要想射中可是不太容易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五分钟内,射中的都归你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好!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等等,濑由衣,室内不能用箭。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放心吧,我不会伤人的。第一个目标,三鲜煎饺!
Dialogue icon .png
咻——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正中靶心!
Dialogue icon .png
濑由衣故意用了很轻的力度,箭恰好穿过那薄薄的名牌便停了下来,高举着煎饺名牌的瓶子怪笨拙地摔倒在草丛中,意味着这道菜已经“死”在了濑由衣的箭下。
Dialogue icon .png
咻、咻、咻!很快,又是三道菜被濑由衣拿到了手。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呼呼~虽然你的这些小怪物跑得很快,但是比起山中的野兽还是稍逊一筹,面对擅长打猎的我,这种挑战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那可不见得吧。
Dialogue icon .png
幸存的瓶子怪们终于重新进入会场,悄悄地躲到了其他人的旁边……回头一看,“蟹粉小笼包”的牌子竟然出现在我身后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可恶,这样的话,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反应很慢的指挥使。事到如今,唯有……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嗯嗯,请你见好就收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就唯有靠指挥使自己躲避了。
Dialogue icon .png
好、好过分,这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接下来就是——蟹粉小笼包!
Dialogue icon .png
看来是没法阻止她了。面对濑由衣的箭尖,赶快蹲了下来。
Dialogue icon .png
下一刻,“蟹粉小笼包”也倒地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唔,指挥使和我配合得很好嘛。
Dialogue icon .png
绝对要阻止她!面对濑由衣的箭尖,往前走了一步。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这样的话,根本没法瞄准嘛。我不想让指挥使真的受伤……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算了,这个小笼包就留给指挥使吧。
Dialogue icon .png
五分钟结束了,濑由衣开心地欢呼着,竟然没有发现餐桌上的食物已经少了不止一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除了蟹粉小笼包,剩下全部都是我的。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嗯嗯,愿赌服输,我就先离开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钟函谷,你为什么突然多出了这么大一个包袱?里面的味道好像是虾饺和烧麦……奇怪,为什么还有扬州炒饭?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这是我们东方古街最近流行的香水……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喂,等等,濑由衣,我这位老人家的脆弱骨头经不起你这么突然地扑上来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哼,你竟然趁我不注意,偷偷将好吃的东西都打包了!
Dialogue icon .png
作弊未遂的钟函谷,果不其然地受到了“全部食物充公处理”的严厉惩罚。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不可以换一个惩罚吗?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那就,把蛋糕吃掉?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让我饿死算了。

【濑由衣满足】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好吃好吃。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好吃好吃好吃……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濑由衣,你这样埋头吃饭的样子,总让我觉得很熟悉呢。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诶,你是说泰丝拉吗?说起来,刚才泰丝拉经过餐桌的时候,她看起来像是饿得快要失去理智的样子,我就把食物分她一半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虽然之前我确实是饿得快要死了,但只要吃掉餐桌上一半的食物我就能活下去,剩下的当然要赠送给需要的人。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虽然之前我确实是饿得快要死了,但只要吃掉餐桌上一半的食物我就能活下去,剩下的当然要赠送给需要的人。
Dialogue icon .png
在抢夺中餐大战中不幸落败的钟函谷似乎挺需要的?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手下败将除外。
Dialogue icon .png
……罢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指挥使一直站在这里,难道是你也需要食物吗?这份春卷送给你吃。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不是的,只是想和濑由衣说说话。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请你稍等,我会很快吃完。
Dialogue icon .png
………………
Dialogue icon .png
十分钟后,濑由衣揉了揉自己的胃部,满足地打了个无声的饱嗝。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原来濑由衣很喜欢吃小点心吗?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嗝!虾饺、烧卖和肠粉都很好吃,但我还是很喜欢烤肉的,只是以前在山上,没有什么机会吃到这些。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小时候碰到过进山打猎的人,说要带我下山去吃点心,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有人会把透明的虾仁包在饺子里,心里充满了期待呢。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于是就答应跟他下山了。
Dialogue icon .png
……这听起来像是个心怀不轨的坏人。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结果他没有拿出虾仁做的饺子,我就朝他射了一箭,然后立刻回去了。
Dialogue icon .png
喂,你的故事进展也太快了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因为这件事,我还被师父责罚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嗯,罚得很对。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所以我答应师父,下次一定会把虾饺带回去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竟然是因为食物的原因。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食物对于我们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可惜,师父已经不在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指挥使
如果他还在的话,今晚就能吃到虾饺了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不一定哦。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抢夺食物的比试,就算对手是师父,我也会全力以赴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逝者如斯,濑由衣还是别再介怀比较好。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啊,我只是惋惜不能和师父再次比试了,只有胜利者才能独占所有虾饺,不是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是这样没错……等等,濑由衣,你带着弓想去哪里?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哦,既然吃饱了,我想去活动一下,顺便帮助消化。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濑由衣想要做什么呢?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步射练习?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会场里可没有靶子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也是。
Dialogue icon .png
濑由衣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脸颊泛起潋滟的色泽。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那个,我可以去跳舞吗?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原本确实是对舞会没什么兴趣,只是,现在穿上了漂亮的衣服,又填饱了肚子,就不由自主地想要翩翩起舞了……真是奇怪的感觉。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原本确实是对舞会没什么兴趣,只是,现在穿上了漂亮的衣服,又填饱了肚子,就不由自主地想要翩翩起舞了……真是奇怪的感觉。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很正常吧,就像是濑由衣如果获得了一副漂亮的、崭新的弓箭,也会想要立刻试射。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啊,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Dialogue icon .png
濑由衣掂着裙摆,犹如山川湖岸间的精灵般,以极为天然的姿态,在华彩灯光下旋转起舞。
Dialogue icon .png
她的目光,在经历短暂的交错后,又会再次锁定在同一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濑由衣很快乐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非要举办这样的舞会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只是……为什么刚才要一直看着我呢……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因为指挥使刚才所说的,穿上漂亮裙子就像是使用崭新的弓箭,就算是我想试射,也需要找个目标,让对方来告诉我到底好不好看。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咳咳,濑由衣是把我当作了靶子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在箭术相关的范畴,我可是非常自信的。怎么样,你已经被我命中红心了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我已经倒地了。
Dialogue icon .png
不愧是百发百中的濑由衣,如此可爱的自信,真是让人完全不想反驳她呢。

【钟函谷满足】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啊,是你啊,正好我有事要跟你说。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光靠濑由衣和泰丝拉两个人,就快要把餐桌吃空了,让人多做一些送过来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先联系安吧……啊,她说厨房的材料都用得七七八八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那就没办法了,还是去叫临时外卖吧,指挥使需要我帮忙吗?我在挑选餐厅的方面还是颇有心得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只了解中餐厅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这也未免太低估我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要是没有吃过所有西式餐点,我怎么知道它们无论是哪一样都会让我腹痛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听起来真是惨痛的经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随便说说,不要太认真嘛。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说话总是不着边际,到底要不要请他帮忙?
Dialogue icon .png
时间紧急,为了舞会能顺利进行下去,死马当活马医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信任我了,看来我在中央庭的信誉账户确实还没破产。接下来就按照指挥使的口味去点菜吧,让我想想哪家餐厅适合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找名气大的餐厅,晚间菜品供不应求,根本不会答应这种吃力不讨好的紧急订单,必须要找那些不为人所知的美味小店才行。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好整以暇地打出去几个电话。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搞定了,顺便还替你谈了个八折结账。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钟函谷,难得你会有做个好人的时候……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我可一直都是个街知巷闻的好人,过去是指挥使你对我误会太深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唔,让我算算,省下来的两成你应该愿意留给我做回扣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这可是合理的劳务报酬。不过嘛,这样既能放松又能赚钱的舞会以后请多多举办,我绝对会踊跃参加的。
Dialogue icon .png
………………
Dialogue icon .png
很快,钟函谷安排的外卖就悄悄地送到了后厨,重新装盘送了出来,我趁机尝了尝布朗尼蛋糕……好美味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怎么样?我的选择很符合你的口味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时刻关注客人的需求是作为商人的本能反应,尤其……指挥使是我重要的财产来源嘛。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请不要让我再回忆起那些被你骗走的钱了……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哈哈,你情我愿的交易,怎么能叫骗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连哪家甜点好吃都知道?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嗯?大概是为了方便收购下来集中改造。
(待补)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你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对西餐赶尽杀绝呢,不过是偶尔想想,绝对不会付诸行动的。毕竟,就算不是我喜欢的食物,里面也有厨师的心血嘛。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从你口中说出这些话,实在是很没有说服力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那指挥使想要我如何证明?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还是等你有福分消受这份心血的那一天吧。这一家的布朗尼简直是极品,请准许我再尝一口别的——
Dialogue icon .png
又咬了一口这家的草莓布丁,同样美味,幸福简直溢于言表。抬起头发现正被钟函谷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盯着看,立即收敛了一点。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啊,对不起,我转过去吃……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不不,指挥使享受美味西餐的样子并没有怎么伤害到我呢,倒让我实在有点好奇了……
Dialogue icon .png
好奇?等一下,为什么他把布朗尼拿起来了?不不不还是别好奇了吧,会出大事的!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嗯……………………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真的咬下去了!!那是我吃过的,而且还是西餐!!)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需要叫救护车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居然还好。
Dialogue icon .png
…………诶?!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嗯?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真的没事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这个啊,我只是稍有不适而已,最近被迫摄入的西餐太多,身体或许开始脱敏了。总之,我的肠胃目前还没有到报警的地步。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明明以前一吃就会出事的……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大概是舞会的氛围太好,连我的肠胃都不愿意扫兴吧。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不然,还能有其他什么原因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要不要再吃一口,我来喂你,张嘴,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
Dialogue icon .png
啊——呜——
Dialogue icon .png
他又吃了一口,难道是真的短暂地克服了西餐障碍吗?再这么下去,说不定总有一日钟函谷会变成西餐派……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神色渐渐难看)
Dialogue icon .png
嗯,这大概还很遥远吧。
(待补)

【结束】

Dialogue icon .png
和在角落里长吁短叹的钟函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连续吃了两碗蛋羹的濑由衣。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呼~呼呼~吃完了,那就……再来一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我说濑由衣,这里可不是拉面店啊,你该不会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不记得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因为现在已经吃到了美味的食物,其余那些饿着肚子的记忆就应该全部忘记嘛。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抛开一切过往的桎梏,才能做到心无旁骛,这是非常重要的修行原则。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很有道理呢。濑由衣以后有兴趣来万葬亭打工吗?只要最后一天给你饭吃,就算从前从来不发工资也没问题的吧。
Dialogue icon .png
喂,不要趁大家不注意,就开始拐骗刚进城的少女啊!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哇,是蛋羹来了——刚才钟函谷先生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真的这么好吃吗?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钟函谷先生不觉得吗?别人碗里的食物看起来会比较好吃,所以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会更更更更好吃。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真是孩子气的说法,不过我同意。毕竟别人口袋里的钱看起来也更值钱嘛。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请停止吧,你们这完全就是过激发言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是指挥使太敏感了,我的意思当然是要用正当的方式赚别人的钱啦。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嗯,我的意思也是要通过比试去得到想要的奖品。
Dialogue icon .png
明明刚才还在为了一口饭大打出手的两个人,忽然就变得其乐融融了起来。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希望真的是这样……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指挥使,舞会上的食物比想象中还要好吃。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啦。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我很喜欢这里,不过……为什么舞会上的大家经常互亲手背呢?这是特殊的礼仪吗?感觉比起见面互相来一箭还要直接一些……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是吻手礼,濑由衣不习惯也很正常。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钟函谷先生觉得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唔,这在我的那个年代从未有过。当时兵荒马乱的,或许还是濑由衣所倡导的见面先来一箭比较靠谱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哪个年代?听起来很让人憧憬。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那就说来话长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停一停,我有话要说。是晏华给我发了信息,是关于庭院的。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什么庭院?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难道是因为方才的比试而被迫插满一地弓箭的那个?指挥使,把你的移动终端拿过来让我看看……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立刻整理干净,否则万葬亭当月营业税充公,濑由衣当月薪金按度扣除”?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哦,无所谓啦,我可以去打猎。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看来是故意要把责任压在我的肩膀上啊……
Dialogue icon .png
钟函谷指挥着他的瓶子怪,开始在庭院里上蹿下跳,回收遗漏的箭矢。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啊,可以把箭还给我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不行哦,濑由衣用过的弓箭在黑市价格可是很高的,当然穿过的裙子更加……啊,似乎不小心说漏嘴了。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我都听到了哦。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只是举例而已,听过就忘了它吧。
Dialogue icon .png
………………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怎么样,庭院已经恢复原状了,指挥使可以验收了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效率真快……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毕竟要跟晏华扣税的效率赛跑,我当然要用尽全力啦。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这真是难忘的夜晚啊。不知道明年我们还会举办一样的舞会吗?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唔,到时指挥使或许会有其他的策划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不管要做什么,好吃的食物一定不会少。我要为此好好修行,争取明年继续独占餐桌。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真是孩子气啊。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濑由衣有没有听过“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呢?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没有。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好的,那就让我解释给你听……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等等再说,我要先把鸡腿吃完。
Dialogue icon .png
这边是冰冻的苹果苏打配着煎饺小笼包,那边是牛排煎到七成熟,再浇上新鲜香草汁……
Dialogue icon .png
食物的香气不断上涌,用来年的期待做点缀,升腾到每个人面前,再被啊呜一口吃掉。
Dialogue icon .png
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休息区】

【开始】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嗯?菲尼克怎么还在这里,听指挥使说你已经练习跳舞一段时间了,现在正是验证成果的时刻吧?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唔……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你看起来很为难,莫非是舞会有问题吗?又或者是菲尼克你没有准备好?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以零对菲尼克的认识,对你没有学会跳舞这件事总觉得很匪夷所思呢……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啊啊,不是这样的。我已经把舞步练习得很熟悉了。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诶?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我需要一个舞伴。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虽然已经提前邀请了前辈作为我的舞伴,但是既然已经作为舞会的主办人,导致忙得脚不沾地的话,实在不好意思让前辈特意过来陪我……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看起来确实很忙的样子。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但既然已经答应了菲尼克你,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忙到头顶冒烟,指挥使都一定会腾出时间来的,因为我们的指挥使就是那样可爱的人。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你说得没错。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不管有什么无聊抑或是有趣的想法,都会跟指挥使坦诚,因为每一次都会得到认真的对待。菲尼克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啊,果然,零很喜欢指挥使吧。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嗯。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我很同意,因为前辈真的是很值得信任的人。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怎么说呢,前辈很像是我所熟知的某条公式,虽然初见的时候就已经是不容置疑的真理本身,但我能清晰看见,它在成为真理之前,一定经历了无数次反复的实验与论证。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一次次地推翻,一次次地重来……永远都不放弃……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很奇怪呢,前辈总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请稍等,让零把这件事记录下来。唔,结尾该写什么呢?不如就这样吧——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菲尼克很喜欢指挥使,零也是一样。”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很准确的说法。啊,零快看,前辈朝我们走过来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呼……总算能休息一下了。零和菲尼克在这里做什么呢?
Dialogue icon .png
零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在聊天~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因为菲尼克还没有舞伴。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嗯……我想要等到前辈过来再说。不过,和零聊天很开心,总觉得无论说些什么她都能明白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样啊。在聊什么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样啊。在聊什么呢?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刚刚在说,零和菲尼克都很喜欢你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嗯,我们还交换了彼此喜欢前辈的原因。
Dialogue icon .png
竟然在不知情的时候被夸奖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原因?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唔,原因有好多好多,要从哪里说起呢——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还是暂时不要说吧,在我们得出最根本的原因之前,暂且归入秘密研究项目,成果不予泄露,这才是科学应有的严谨态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这样的话,恐怕零和菲尼克要研究很久呢……
Dialogue icon 菲尼克.png
菲尼克
明白了。不过,前辈看起来脸很红,是摄入酒精了吗?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明白了。不过,前辈看起来脸很红,是摄入酒精了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没有的事。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那就好。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菲尼克菲尼克,零已经把我们说过的话全部写好了,你来看看有没有要修改的地方?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诶,这不是零自己的心情吗?不需要问我吧。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因为我写了许多菲尼克的想法,就当作是什么两个人的故事吧。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让我看看……零似乎真的很了解我呢……
Dialogue icon .png
两个小天使头碰着头,窝在沙发上说话的样子实在是无辜又可爱。
Dialogue icon .png
有空的时候,就多些来看看他们吧!

【零满足】

Dialogue icon .png
零愉快地在舞会会场内跑来跑去……等等,她手里的饮品似乎是酒?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个端着香槟到处跑的小女孩,给我站住。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诶?诶诶?!指挥使叫的是我吗?
Dialogue icon .png
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在叫零没错。未成年不能饮酒,这杯香槟我要没收了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不要不要,这杯酒是要送给爱缪莎小姐的。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大家都很忙,没有人给爱缪莎小姐续杯,所以零就去后厨倒了一杯过来……唔,这是不是香槟呢?零觉得闻起来很像,应该没有搞错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是香槟没错……没想到零居然在当小服务生啊。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嘿嘿,能帮上大家的忙,零很开心哦。
Dialogue icon .png
陪着零去把香槟送给了爱缪莎以后,她又想去帮大家分蛋糕。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第一块蛋糕有草莓,给菲尼克;第二块蛋糕切得很整齐,可以给晏华先生;唔,第三块蛋糕,不知道钟函谷先生愿不愿意吃一口呢……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剩下这块最大的蛋糕,就留给指挥使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钟函谷可是不吃西餐的。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知道啊,但是这是零的心意,必须送给所有人呢。就算不喜欢也好,只要钟函谷先生知道零有把他当作朋友就可以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而且零最喜欢你了,最大的蛋糕也要给你,不要告诉别人哦,这是零和指挥使两个人的秘密。喏,快跟零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千万不要说出去哦。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就算大家知道了,也只会夸奖零是最可爱的小天使。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唔,只有指挥使会说这种哄我开心的话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明明都是真心话嘛。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诶?指挥使的手暖暖的,蹭蹭~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是因为零很乖,所以给你奖赏。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指挥使以后可以经常摸摸零的头吗?感觉很温柔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当然可以。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指挥使
零忘记了自己那份吧,总是想着照顾其他人,零真是最可爱的小天使。请问小天使,愿意和我一起分享蛋糕吗?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真的可以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因为零真的很乖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那么……零下次也会把蛋糕悄悄留给指挥使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才不是因为这个……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只是在开玩笑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嗯~那种感觉像是冬天里晒太阳,又像是夏天里吹海风。自从认识了指挥使以后,零像是走进了从没去过的游乐园……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指挥使是怎么样的人,零很了解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嗯~那种感觉像是冬天里晒太阳,又像是夏天里吹海风。自从认识了指挥使以后,零像是走进了从没去过的游乐园……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啊,如果指挥使没有邀请零来舞会,零也不会认识那么多的新朋友,真的,非常谢谢你。
Dialogue icon .png
零拿出了那本记录美好的笔记,在眼前挥了挥。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来参加这次舞会,记录了许多值得翻看的回忆,也写下了很多好朋友的故事,但是扉页上,只写了指挥使一个人的名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样看起来比较像是我的笔记本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无所谓啦,本来零就想把这本笔记本送给指挥使的。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而且,把指挥使写在第一页,就是希望无论别人翻阅了多少次,他们都要知道……你是一切奇迹的开始。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诶,这是什么意思?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指挥使不要问啦,零不会回答的。
Dialogue icon .png
零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样会呼吸不来哦,零就告诉我吧,只说一次也行。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唔……唔唔唔呜……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什么?
Dialogue icon .png
零眨眨眼睛,放下了手。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已经说完了,没有第二次哦~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居然连零也学会逗我了,一定是其他人教你的。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嘿嘿,零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逗指挥使玩了,因为指挥使好像根本不会生气嘛。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谁说的?我只是不会生零的气罢了。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指挥使说话,零都好开心。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糟糕,蛋糕上的奶油好像快要融化了,零要快点把蛋糕送给各位才行。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去吧去吧。
Dialogue icon .png
零推着盛满蛋糕的餐车蹦蹦跳跳地离开,然而轻巧的步伐很快就停了下来,零仿佛想起了什么,回头跑了过来。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零,跑慢些!小心摔倒啊!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唉唷!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是软软的感觉……零没有摔倒吗?啊啊,是指挥使接住了零啊。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没事吧?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有事——!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零摔伤了哪里?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指挥使误会了,零的意思是有事要问你。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反正我也不会拒绝零的,何必跑得这么急呢。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过既然指挥使这么说了,零就当你答应了。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下次舞会,指挥使要和零一起跳舞,就这么说定了哦。
Dialogue icon .png
今天和零约定的次数似乎多了点……不过,她开心就好了,不是吗?

【菲尼克满足】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呼~呼~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要先放松手脚,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Dialogue icon .png
舞池旁的菲尼克做着简单的放松操。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前辈!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因为舞池旁边只有你一个人在做操啊……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啊,这是我通过论文查询得出的结论,跳舞之前最好充分地放松四肢,否则很可能会引起踝关节方面的受伤。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前辈你知道吗?原来舞蹈本身也存在科学的理念,不过目前的研究更多还是以经验主义为主。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人类通过肢体的简单延展和律动,就能创造关于美的享受,这对我来说真是非常陌生的领域。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菲尼克获得什么研究成果了吗?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前辈想看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
Dialogue icon .png
菲尼克作为舞会灯光的设计者,在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以后,便动手在移动终端上操作了起来。
Dialogue icon .png
四周渐渐变暗,天花板上的投影聚焦在舞台中央,千条光线汇成了两个人的身影。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啊,其中一个是菲尼克,另一个是……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是前辈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忘记说了,擅自用前辈的形象进行建模,真的很对不起。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还不够完美……可惜时间仓促,没办法获得更加精准的参数,否则会制作得更加像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样就很好了,感觉菲尼克很了解我的身体数据。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嗯?那些数据只要用足够的照片去测量计算就可以获得了,如果有足够时间的话,我还想完美复刻出真人的表情……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我很喜欢前辈笑起来的样子。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制作这个的原因嘛,是因为“想要和前辈一起跳舞”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强烈了,所以等不及舞会开始,就试着制作了这种3D投影。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没想到完成以后的效果很不错,晏华先生看过以后,说可以作为余兴节目拿出来表演呢。
Dialogue icon .png
连晏华都这么说,真让人期待。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那么,就让我带着你,飞到星空里吧。
Dialogue icon .png
菲尼克打了个响指,“我们”便在如同银河倾泻的灯光下,跳起了默契的双人舞。
Dialogue icon .png
由于并非真人,“菲尼克”甚至能牵着“我”的手突破重力的限制,时而踏着月色跃至空中,时而在云端共舞。
Dialogue icon .png
星光被踩得破碎,落在所有人的肩头,共同构成这匪夷所思的美丽。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怎么样,前辈喜欢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好、好厉害。不过,这样的表演,如果不是利用投影的话,普通人应该永远也没法完成吧……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啊,前辈是觉得这样的表演太超乎想象吗?
(待补)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不一定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科学的神奇之处,不就是可以将人们看似不切实际的幻想付诸现实吗?因为想要和前辈一起跳舞,所以才把脑海里的想象制作成了3D投影。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这只是个开始,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能在地面上制作出无重力的星际空间,到时候,银河就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会等待的,菲尼克这个想法真正实现的时刻。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行研究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舞会快要结束了,你很快就可以回实验室付诸行动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舞会快要结束了……?啊,我居然忘记了,我本来要和真正的前辈一起跳舞。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怎么办,为了展现研究成果,竟然错过了邀舞的最好机会……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呃……
Dialogue icon .png
真是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执着。从虚构的双人舞表演来看,菲尼克对共舞的期待可谓是非常高了……但是我根本不擅长跳舞嘛,更别说是那样的高难度动作!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菲尼克,很抱歉,我目前的舞蹈能力,应该不能满足你的期待……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唔,前辈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是因为那个由我设计的舞蹈表演,给你带来压力了吗?
(待补)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那是为什么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因为我还没有变得和菲尼克想象中一样好……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哈哈,前辈有时候,真的有点笨呢。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不过,如此认真地对待身边所有事情的你,我真的很尊敬哦。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也很喜欢菲尼克。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谢谢你,前辈!只是好可惜啊,到了结束都没能和你跳上一支舞,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没有准备得更好……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下次,一定可以的吧?
(待补)

【结束】

Dialogue icon .png
零和菲尼克站在休息区竖着的大型座钟前方,零拨弄着指针,而菲尼克则趴在地上计算着什么。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只剩十秒钟了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唔,不如再拨回去五分钟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零在碎碎念些什么?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是指挥使啊。零和菲尼克在等你过来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很有趣的猜想,菲尼克让零给他十分钟去做证明。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现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不是想帮菲尼克作弊哦,只是觉得这里的研究条件太差,要是在实验室的话,菲尼克一定很快就能得出结论了,啊,时间到了!
Dialogue icon .png
零虽然有着超乎常人的智慧,但在某些地方还是个孩子,竟然通过拨弄指针的方式替菲尼克拖延时间,这也太可爱了吧。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呜,失败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菲尼克和零在研究些什么呢?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是关于黑门无限扩展的猜想哦,如果把黑门比作一个气球,而整个世界是一个箱子,那么当它持续膨胀以后,是否真的能毫无缝隙地和整个箱子互相贴合?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虽然我和零都认为黑门最后能够完全吞噬世界这种最坏的情况是合理的,但一直无法得出符合科学根据的结论。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我试图将这个想法延展至五维空间,但零认为,整个世界的维度是否单纯局限于五维,仍然具有争议……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等等,我听不懂了。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总之就是我们没有得出答案啦。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请前辈不要担心,科学允许失败,因为那样就是排除了错误的方向。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啊,只要你们记得把座钟恢复原状就好了。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那个,其实零很担心哦,指挥使会不高兴吗?零和菲尼克在舞会上做些不相干的事。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前辈不会生气的。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这场舞会举办的原因,难道零忘记了吗?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是为了纪念经历黑门异变后,交界都市正式恢复秩序的日子……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所以,在今天进行关于黑门的研究,其实再适合不过了吧。何况,前辈作为指挥使……最希望做到的事不就是抗击黑门吗?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嘿嘿,零明白了,等到舞会结束以后,一定要帮助菲尼克完成这个研究。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到时候可以请指挥使到菲尼克的实验室去吗?有了成果的话,想要第一个和指挥使分享。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嗯,不知道前辈有空吗?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没关系,我会用通俗的说法向前辈解释的。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指挥使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零无论任何时候都可以解答哦。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哈哈,先把工作放到一边,接下来就好好享受舞会吧。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接下来……我们应该去跳舞吗?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还是吃东西比较好?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找别人寒暄?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喝酒……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未成年不可以喝酒哦。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菲尼克也是未成年吧。未成年在舞会可以做什么呢?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真是困难的课题啊……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指挥使也同意菲尼克的说法吗?零觉得坐在这里,虽然作为旁观者,却能真实地感受大家灿烂的笑脸,已经是最开心的事了。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唔,那我可不可以再和零讨论一下,关于这个公式……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当然可以啦。
Dialogue icon .png
零和菲尼克原本就是容易沉溺于自己世界的纯粹灵魂,也许世俗的快乐很丰富多彩,却未必能和他们真正相融。
Dialogue icon .png
即使不跳舞也没关系,即使旁若无人地做研究也会被愉快允许,因为啊——
Dialogue icon .png
能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在,这本身就是舞会的至高目标。

【歌舞区】

【开始】

Dialogue icon .png
洋溢着欢乐气氛的舞池旁,一左一右地站着两个神色漠然的雕像——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手里的高脚杯装着馥郁的红酒,而芙罗拉则端着一杯色泽漂亮的鸡尾酒,他们两个该不会要在原地喝酒喝到结束为止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是濑由衣擅自要和别人比试,还是零不小心走丢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怎么知道……啊不对,难道你觉得我过来就只是请你帮忙的吗?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而且,我几乎没有拒绝过你,不是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呃,确实有事要请晏华你帮忙。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请你和芙罗拉共舞一曲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拜托指挥使做这样的事。
Dialogue icon .png
芙罗拉为这语出惊人而微微一愣,把手中的鸡尾酒杯置于一旁,并拢的脚尖转向出口的方向,显然是生了去意。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当然,我明白芙罗拉小姐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按照我们这位指挥使的思维模式,大概又是在多此一举地想要我们投入舞会的喜庆氛围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事实上,你在我面前没有秘密可言。对于能听见“心音”的芙罗拉小姐来说,应该差不多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事实上,你在我面前没有秘密可言。对于能听见“心音”的芙罗拉小姐来说,应该差不多吧?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的确。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心音很平静,看来你已经做好被我们拒绝的准备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唔,其实我应该主动邀请芙罗拉小姐的,只是觉得晏华应该比我更擅长跳舞,所以……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不得不说你的结论是正确的,在社交礼仪方面,如无意外的话,我确实比你更擅长。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啊,那么,芙罗拉小姐……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很可惜,我没有兴趣。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这么说也可以。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至少现在,没有兴趣。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我不排斥旁人的快乐,只是……无法融入罢了。
Dialogue icon .png
芙罗拉垂下眼眸,裙摆翩跹,朝着露台的方向走了过去。大概是想透口气吧,还是暂时不要去烦她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晏华呢?我相信一定有许多人想要成为你的舞伴。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顺利举办一个盛大的舞会,需要幕后时时刻刻的关注和付出,绝不能因为贪图玩乐而擅离职守。
Dialogue icon .png
突然说这个做什么?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总是很有道理,只好如同受教一般,边听边点头。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所以,如果濑由衣真的因为擅自比试而破环了会场,或者零真的走丢了,甚至是出现其他不可控的灾难场面,作为主办方的中央庭,一定要有人第一时间出来处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一般情况下,这个人会是我。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现在你还要让我去跳舞吗?嗯?
Dialogue icon .png
确实,每次出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不管是谁,总是会忍不住来找全能的晏华想办法。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怎么了?看你的模样,似乎现在就有问题。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说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呃……有什么办法,能让大家都一起跳舞呢?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没有针对你和芙罗拉的意思。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挑眉。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你还真是抓紧机会,物尽其用啊……我知道了,会帮你解决的。

【芙罗拉满足】

Dialogue icon .png
在月色笼罩的露台处找到了芙罗拉。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果然是你。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芙罗拉光听脚步声就能认出我……
Dialogue icon .png
不是第一次直面芙罗拉的敏锐听觉,却仍然惊讶。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就算只是站在那里不动,你的心音也足够明显了。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你到这里来,要做什么?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这也是我要向芙罗拉问的问题。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png
晚风温柔地摊开掌心,抚弄着芙罗拉的礼服裙摆,她将长发挽至耳后,露出因为放松而微微下垂的眉角,看来,她今天的心情并不太差。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这里很安静……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但如果你认真听,舞会里的音乐声、舞步声、笑声,又是那么清晰。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我不确定。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这个因为黑门异变而产生的纪念日,对大家来说,竟然真的是一个值得感到喜悦的日子。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我听见了,整个城市的心音,洋溢着喜悦、欣慰、满足……即使偶尔有眼泪的声响,也会很快淹没在幸福的浪潮里。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我似乎……也有些迷惑了。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大家总是可以轻易地遗忘……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大家总是可以轻易地遗忘……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没有遗忘啊。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只是这些活下来的人,更愿意背负着往事向前走,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提醒我们偶尔回头,不要忘记。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你总是很有道理。
Dialogue icon .png
怎么才能让芙罗拉走出阴霾?至少今晚也好。明明她的坚硬外壳已经出现了裂缝,明明她已经被周围的喜悦情绪渐渐感染,明明她已经开始学会向旁人倾诉苦恼……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芙罗拉,现在我好像能听见你的心音了。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怎么可能。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真的,虽然很微小,却不是悲伤的情绪。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别胡说了。
Dialogue icon .png
是的,我当然听不见,但人生在世,感知并非只有一种。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芙罗拉,也许你该离开这个地方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试着去歌唱吧,或者是跳一支舞……和大家一起。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这是指挥使的命令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你说是就是吧。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女3.png
女侍应
真没想到,芙罗拉小姐竟然会答应邀舞。
Dialogue icon 男4.png
男侍应
据说是她和指挥使大人聊天以后,心情好了不少。你快看,芙罗拉小姐这高贵优雅的身姿,真不愧是知名的歌唱家。
Dialogue icon 女3.png
女侍应
跳舞和唱歌有联系吗?而且我真是没看出来她哪里心情好。
Dialogue icon 男4.png
男侍应
心情不好的话又怎么会愿意来舞会呢……哎,别再说了,芙罗拉小姐走过来了。
Dialogue icon .png
……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指挥使。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芙罗拉应该没有听见别人对她的议论吧?!)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完成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嗯,虽然我更想听见芙罗拉的歌声。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暂时恕难从命。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而且即使我愿意参加舞会,也无法改变什么,你应该明白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至少芙罗拉的心情变好了啊。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大概只有你这么觉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刚才的议论,芙罗拉果然听见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因为我能听见芙罗拉的心音嘛,像是有绵密的小气泡冒出来,噗噜噗噜地炸开,有种很温馨的感觉。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不会吧……不可能……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其实……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从现在开始,安静。
Dialogue icon .png
唉,被严厉地禁言了,还是下次再跟她解释吧……

【晏华满足】

Dialogue icon .png
假装若无其事地路过晏华身边。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够了,你已经是第三次路过这里了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看来今天的舞会确实举办得非常成功,并没有任何麻烦到让人焦头烂额的意外出现,才能让你有空到处乱逛。
Dialogue icon .png
糟糕,晏华一开口就把我想说的话给堵住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舞会是很成功没错,只不过……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只不过——代表中央庭负责领舞的奥露西娅,忽然离开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晏华怎么会知道!)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奥露西娅的男伴似乎出了一些问题,急需她去处理,于是向我提出先行离场的请求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为什么她对你是请求,对我就只是通知呢……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不会想听到的。对了,我记得自己在呈交给你的舞会方案里头,有写明关于“奥露西娅提前离场”的替代方案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别乱翻了,就在第十七页倒数第五行小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找到了!连这种小事都写得明明白白,晏华你……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你记住,针对极其不受控的对象,与其尝试感化他们,不如准备好足够的避险方案。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不要用那种无聊的崇拜眼光看着我,这只是普通的经验之谈罢了,等你真正能完全接管中央庭事务的那一天,自然会切身体会到这句话的重要之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看来晏华你一定经常被坑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如果不需要我的帮忙,可以直说,不用故意想办法激怒我。
Dialogue icon .png
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很可能会被晏华拉黑,还是先看看他准备了什么替代方案吧。
(待补)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否决。奥露西娅离开已经超过十分钟,现在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找到她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否决。爱缪莎显然已经喝醉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怎么不往下念,还有第三个选项不是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指、指挥使亲自下场领舞?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我认为这个选择很不错。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拒绝。晏华你明知道我根本就不擅长跳舞啊!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所以我提前向你递交了这个方案,就是为了给你留出充足的时间准备,没想到你根本就没看见啊。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好了,别露出天塌下来的表情,选择你还有第四个选择,那就是……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晏华你愿意帮我吗?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当然。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要是以后也这么坦率就好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没听清你说什么?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没什么。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总之,谢谢你啊晏华,包括这次的舞会准备,都是全靠你帮忙。啊,不如这样……
(待补)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休假……吧。当我可以休假的时候,就说明你已经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指挥使了,这不是很好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还以为你会提出共同度假的愿望,害我已经在思考地点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短期内,我没有和你去旅行的时间,还是再商榷吧。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诶,我是打算让中央庭的大家都一起去,这样比较热闹嘛,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呢?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哦,这样吗?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既然是工作的一部分,那我明白了,会尽快做出方案让你过目的。
Dialogue icon .png
说错什么了吗?晏华看起来变得冷淡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好了,现在我该去帮你解决问题了。
Dialogue icon .png
主持人得到消息以后,以领舞的身份宣告了晏华的进场。这一晚,晏华周旋于众位女士之间的优雅姿态永远地记录在安的照相机中。
Dialogue icon .png
可惜的是,晏华本人断然拒绝了将这些照片放大后挂在走廊的提议,甚至还恶劣地将其全部删除,这就是后话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请不要擅自篡改我的行为,这些照片有被我至少留下一张。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我早就想问了,你的指挥使不慎在舞池旁摔倒的照片,有什么留下的必要吗?!
Dialogue icon .png
照片中,晏华正好站在不远处,却没来得及救我……这么说来,这算是我们舞会上唯一的单独合照吧,却是这么尴尬的场面。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很有趣,不是吗?而且它能显著改善我的心情状况,毕竟,指挥使摔倒的场面并不常见。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看你跳舞的人太多了,我为了挤进去才会……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所以放心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这珍贵的一刻,我会时常回顾。

【结束】

Dialogue icon .png
灯光转暗,人们都以优雅的姿态滑进了舞池,晏华承诺会想办法调动起舞会的气氛,没想到结果会这么顺利,他做了什么?
Dialogue icon .png
这时,晏华和芙罗拉领舞完毕,双双走到舞池旁的圆桌,沉默地坐下。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指挥使是来验收工作成果的吗?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事实上,只要把今晚的表现当成日常绩效,全部算进考勤表,大家的态度就会积极许多,现在看起来……效果非常突出。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啊?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你是觉得,舞会不应该和工作扯上关系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放心,我只是让人把这件事当成谣言到处传播而已,如果有人向我考证,我肯定会立刻否认的。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所有人都需要一点催化剂,只要给个借口,让他们有理由进入舞池,接下来就算知道这是个谣言,他们也会比先前放松得多。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呵。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严谨来说,芙罗拉小姐除外。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嗯?我同意。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所有人都需要一点催化剂,只要给个借口,让他们有理由进入舞池,接下来就算知道这是个谣言,他们也会比先前放松得多。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呵。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严谨来说,芙罗拉小姐除外。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嗯?我同意。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毕竟他很安静,不说废话。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大概吧。比起那些充满杂音和聒噪人类的公共空间,我的办公室可以说是中央庭最安静的地方之一,芙罗拉小姐偶尔会散步到附近。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不过,我们只有工作关系,私下并不算相熟。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从哪里看出来的?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我同意指挥使的看法。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晏华,请你停止对我的推测。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哦,那就彼此彼此吧。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和芙罗拉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当中波澜起伏,难以言表。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现在,最困难的部分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只要指挥使按着原定的方案继续推进就好。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真不愧是晏华啊。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这种话你说得太多了。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舞会方案的下一步……邀请乐队表演……
Dialogue icon .png
芙罗拉的眉头轻轻一皱。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太吵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是小型交响乐队。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芙罗拉应该勉强能接受,关于这一点我提前做过询问,我想你应该记得。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当然。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准备的方案实在是非常完善,舞会继续顺利地展开,伴随着越来越热烈高涨的气氛,甚至许多人胆大包天地主动向晏华和芙罗拉邀舞。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并不吝惜于展现自己的舞技,事实上,他对社交舞蹈的熟悉程度令人惊讶。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这很值得惊讶吗?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以前会有种晏华只关注工作的错觉嘛。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与其他人相比,他确实热衷于工作。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png
她拒绝作答。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的确。
Dialogue icon .png
很快,晏华再次空闲下来。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明年可以的话,或许还能继续举办这样的舞会……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这是指挥使明年的工作安排吗?我会记下来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呃,起码有98%的可能性,我会改变想法。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我也没有当真。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只是我想知道,那剩下2%的继续举办舞会的可能性,是从哪里来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唔,如果是晏华和芙罗拉分别都很喜欢舞会,向我申请明年继续举办的话——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难得指挥使你对概率估算得如此精确,可惜芙罗拉小姐对舞会向来没有兴趣。那么,关于“明年再次相聚”,最后那1%的可能,只能由我保留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哦,看来芙罗拉有别的意见。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谁说……我没有兴趣?
Dialogue icon .png
晏华总是耐心十足,芙罗拉也未必那么坚决。
Dialogue icon .png
看来,这个谜底的最终答案,真的要到明年才能见分晓了。

【结束】

Dialogue icon .png
舞会终于进入了高潮,灯光骤闪,被许多人一起簇拥到了舞池中央。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怎么回事……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零有惊喜要送给你哦。不对,不止是零,大家都有准备惊喜。
Dialogue icon .png
原来又是一个事先不知道的特殊环节啊。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这个心情日记……是零在舞会开始之前就一直在写的,记录了许多想要和指挥使分享的心情。
Dialogue icon 零(月之茧).png
和以前独自流浪的孤独感相比,现在的零就像是在云端漂浮着一样幸福……零不会再孤独,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Dialogue icon .png
(零的心情,我会好好收藏的。)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唔,轮到我了吧?原本想要第一个送你礼物的,但是大家都拒绝了我比试的提议……呐,这个手套是我亲自做的,冬天使用很合适。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你发现了?我特意在掌心加厚了,这样比较适合握弓。我没有妄想你能成为最强之人,不过,至少可以让最强之人成为你的追随者吧。
Dialogue icon 濑由衣(仲夏夜之梦).png
濑由衣
我会努力变强的!
Dialogue icon .png
(要是有机会的话……就请濑由衣教我使用弓箭的方法吧?)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前辈,你知道为什么即使拥有那么多的发光星体,眼前的宇宙依然是漆黑一片么?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它们距离我们太遥远了。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我暂时无法让你摘到星星,那就送你一个望远镜吧……挑选好喜欢的星体再告诉我,我会将你最喜欢的星空模拟出来,到时候前辈一定会很喜欢的。
Dialogue icon 菲尼克(万物流光).png
菲尼克
希望这个望远镜,能让前辈你想要的东西都能触手可及~
Dialogue icon .png
(我最喜欢的星空,或许可以用菲尼克的名字来命名。)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指挥使似乎一直都有为容易撞鬼的体质而烦恼?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原本打算送你一个平安符的,但是比起死物,还是活人更能带来安全感吧。这里有五张免费驱鬼券,需要的时候就拿着它来东方古街找我。
Dialogue icon 钟函谷(锁清秋).png
钟函谷
啊对了,据说把驱鬼券压在枕头底下,会有入梦的功效……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可以试试哦。
Dialogue icon .png
(喂喂,难道以后睡着也要被钟函谷敲竹杠吗……)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给你。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是录音笔,听见喜欢的声音,就将它直接留下。总之这些日子以来……谢谢你。
Dialogue icon 芙罗拉(扭曲的珍珠).png
芙罗拉
……这句话就不用录下来了。
Dialogue icon .png
(想要录制芙罗拉的歌声,或许以后会有机会吧?)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我的礼物,你应该很熟悉了。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是这支我平时会用来批改文件的钢笔,虽然是旧物,但毕竟它见证了中央庭的许多变迁,希望你能珍惜。
Dialogue icon 晏华(黑鹫).png
晏华
笔身上已经刻了我的名字,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补上你的。
Dialogue icon .png
(使用着晏华的笔,一定能继承晏华的工作效率吧!)
Dialogue icon .png
不仅是这些,璀璨的舞会灯光下,其他的神器使都纷纷送上了手中的礼物盒。
Dialogue icon 奥露西娅.png
奥露西娅
指挥使想要姐姐的吻吗?这是只有今日限定的、来自恋人奥露西娅不计回报的爱……暂时不需要也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你的。
Dialogue icon 爱缪莎.png
爱缪莎
我的礼物是——幸运塔罗牌,记得时刻带在身边哦,指挥使的到来为大家分担了许多工作,真是辛苦你啦!
Dialogue icon 丽.png
……你虽然没有什么帮得上我的地方,但至少不会轻易放弃,就这样继续努力,直到跟上我的步伐吧!
Dialogue icon 青檀.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