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轮的风景

我第一次体会到“死亡”,是大约6岁时候的事情。

母亲在花园中种植了许多巨大的白色花朵。
它们在某个月圆的夜晚如同约好了一样全部盛放了。

洁白的花瓣,水银一样的月光。

馥郁的香气好像在开一场盛大的宴会。

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听从母亲的话按时上床睡觉。

我偷偷从窗子跳了出来。
来到花园里度过了一个梦幻般的夜晚。

直到月亮渐渐消失的时候,
我也因为困倦睡在了花园里。

而等到第二天醒来时。

满园的花朵全都枯萎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沉思)……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啊……<指挥使>。因为礼花太漂亮了,所以我走神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咦……啊,是的……这一切都这么漂亮……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先是黑门出现在世界上,再是大雪淹没了大地,最后是活骸将城市化作废墟……这座城市承受了这么多痛苦,却还能放出这样漂亮的礼花,就不禁觉得……人类真是坚强。
Dialogue icon .png
簇拥着金红、银绿、闪着暗紫的蓝、缀着荧黄的粉,千姿百态的花朵盛开在天空里。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呵呵,悠久乐园的各位为了今天准备了好久。倒塌的观光塔再修复,交接都市的复兴计划第一阶段圆满完成。在明天到来之前,是所有人都可以尽情享受的夜晚。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今晚,原本停滞了接近三个月的各个娱乐活动都会临时开放。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没有想着要去放松一下吗?时间很宝贵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诶?嗯……好呀。虽然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但只有一晚上的话,没问题。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呵呵,礼花很漂亮,但等一小会儿就会结束了,光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是想逗我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太过分了哦,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伎俩只会让人生气而已。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那么要去哪里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这个嘛……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看着礼花的时候,我想到小时候看到母亲种的花一夜之间全部枯萎的事情。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生命很短暂,如果这是“活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夜晚”,自己会怎么度过呢。每当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心中就会浮现自己的内心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零确实有想去的地方。零想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去看一看。但今晚的话,就让我们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去看一看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看一看雪融之后的泥土与花,看一看在我们的努力下重新活过来的城市,看一看灾难之后仍然努力生活着的人们。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愿意跟零一起去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放心吧,虽然雪已经融化了,但还有不少怪物残留在城市的角落里。但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指挥使>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放心吧,虽然雪已经融化了,但还有不少怪物残留在城市的角落里。但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指挥使>的。
Dialogue icon .png
少女伸出了手,礼花璀璨的光芒倒映在她的眼睛里。
Dialogue icon .png
灼热的温度顺着掌心的被碰触的地方一直传达到心脏。
Dialogue icon .png
在神志清楚地形成之前,身体已经跟随着被拉住的手跑动起来。
Dialogue icon .png
灼热的温度顺着掌心的血脉一直传达到“咚咚”跳动的地方。
Dialogue icon .png
在神志清楚地形成之前,身体已经随着跑动起来。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熙熙攘攘的人群之间,游乐场挂着临时营业的牌子。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你好,请给我两张摩天轮的票~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临时工作人员
哦……?是你们两位啊,给你们免票,直接进去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哎呀,这怎么行……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临时工作人员
行的行的,毕竟也只是临时开放一晚上让大家开心开心。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临时工作人员
明天还是得继续其他区域的修复工作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谢谢您。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那我们就不要辜负人家的好意了,上去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据说在这里的摩天轮上能够看到这座城市所有的风景呢。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巨大的摩天轮嘎吱嘎吱地,缓缓地转动起来,将整座城市详尽地收入眼底。
Dialogue icon .png
流动的灯光,满天的礼花,熙熙攘攘的人群。
Dialogue icon .png
还有灾难留下的,地面上未曾抚平的伤痕——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所有人都知道,这些裂痕,不会随着雪的融化而消失,但所有人都不害怕面对……以及改变它们。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都已经四个月了呢,自从雪停之后,活骸的怪物袭击城市的事件结束后。中央庭和神器使们重整了战力,与普通民众一起重新修复着城市……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也能够参与其中,真的是做梦一样的事情。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大概是在我的内心当中,仍旧认为自己是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当我以这个面貌第一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嘿嘿……真是有你的风格。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嘿嘿……真是有你的风格。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嘿嘿……真是有你的风格。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当时只想着,啊糟糕了,该不会认不出来吧,该怎么证明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没想到<指挥使>很自然地就接受了。就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甚至……没有问我为什么在这里。还得让我自己主动说,真是过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不擅长在如同蛛网一样的未来中捕捉那条不确定的线,所谓的因果,在我眼中只是一团缠绕无法解开的线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也无法天真无畏地相信世界上一定存在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并无数次地去试图证明。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现在的我所能做的,只有在世界毁灭之前,在这仅此一次的人生里,让重要的人尽可能地得到幸福……
Dialogue icon .png
随着一颗巨大的金色礼花在空中炸开,摩天轮来到了最高的地方。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啊,到最高点了,等一下哦!
Dialogue icon .png
她双手合十,用心地祈祷起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曾经有人说过,在摩天轮最高点许下的愿望,因为距离天空更近,所以更容易被听到。所以,也更容易得到幸福。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会觉得好笑吗?我还不是很合格的“神”呢。自然也是需要许愿的。<指挥使>也一起来呀。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嘻嘻。毕竟我还不是很合格的“神”呢。自然也是需要许愿的。<指挥使>也一起来吧。
Dialogue icon .png
少女再次双手合十对着天空中灿烂的花火静默祈愿。
Dialogue icon .png
一直到摩天轮再次停驻在地面上,空气中只剩下袅袅的白烟。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呵呵。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或许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也与零一起巡游了整座城市的事情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或许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也与零一起巡游了整座城市的事情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的十分开心。很奇怪哦,只要跟<指挥使>在一起,就会不自觉地开心起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刚刚我看到了一个我们之前去过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拿到那边的邀请函。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让我打个电话,马上就好。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喂,是里见小姐吗?请问,你这边有观光塔的庆功酒会的邀请函吗?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嗯?你对那个感兴趣?有是有,不过现在只有电子函了,你要的话我发一份给你。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请给我两份,<指挥使>也要一起去。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是什么嘉宾演讲环节吗,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要我派车去接你们?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这边看定位的话,你们离会场还挺远的……虽然我只有摩托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里见小姐的摩托车……我一直很想见识一下!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好啊,我已经顺着终端的定位让摩托车去接你们两个了,绝对不要迟到。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不过,零没有驾驶证件,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请一定要选择自动驾驶模式。
Dialogue icon .png
剩下的话语又变成了轻声的嘟囔,只留下了尾音的余韵。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零今天很好看。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唔,你、你也不错吧。
Dialogue icon 里见茜.png
里见茜
……唔,你、你也不错吧。
Dialogue icon .png
终端只剩下“嘟嘟”的挂断忙音。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就是那个因为零是个小孩子,所以不让零进入的高级餐厅。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间餐厅在之前的战斗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损伤,但是也终于修复完成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同时为了接下来的修复计划,今晚会在那里举办捐助酒会。

城市修复晚宴

Dialogue icon .png
【6:00 PM】
Dialogue icon .png
干净、整洁、刚打了蜡甚至有些闪闪发光的摩托车停在了面前。
Dialogue icon .png
不过,在摩托车的储物架上,塞满了厚厚的一叠绿色罚单,格外醒目。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么,就由我来驾驶,送<指挥使>前往目的地。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很多次看见涅瓦开车呢,所以也想要尝试一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很多次看见涅瓦开车呢,所以也想要尝试一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不过既然答应了把<指挥使>平安送到目的地的话,唔……穿着这样的裙子的确也不太适合驾驶的工作。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么,前面就交给你了,但是记得戴上头盔哦。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摩托车很快汇入了车流,掠过耳边的风让视线变得迷离起来。
Dialogue icon 黑影6.png
小男孩
哇,你看那辆摩托车好酷!
Dialogue icon 黑影5.png
小女孩
还有女孩子坐在后面呢!
Dialogue icon 黑影6.png
小男孩
以后我也要买一辆自己的摩托车,带着我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在城市里兜风!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听说摩托车和咖啡是里见小姐为数不多的爱好,她如果知道自己的摩托车这么受欢迎的话,应该很开心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以前很喜欢看书,现在……寻找各种爱好就是我最大的爱好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如果当时也跟里见小姐一起学习一下改造的知识的话,今天就可以自己开车去目的地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等这次忙完的话,我会记得去学习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到时候可以骑着机车,和<指挥使>一起走遍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会记得这个约定的,等到今天结束,就去请教里见小姐好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会记得这个约定的,等到今天结束,就去请教里见小姐好了。
Dialogue icon .png
咕——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是饿了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马上就要到了,到那里以后好好吃一顿吧。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6:30 PM】
Dialogue icon 黑影9.png
保安
喂,摩托车不要停在这里!咦……你们是中央庭的零小姐和指挥使?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诶?是的……
Dialogue icon 黑影9.png
保安
请进,请进吧!这个庆功宴会正是为了庆祝城市修复的第一阶段完成。
Dialogue icon 黑影9.png
保安
可以说,这场宴会要是没有你们参加那就是不完整的。
Dialogue icon 黑影9.png
保安
虽然我脑子不太好使,听不懂中央庭说的什么异界又轮回的东西,但我知道没有你们,这座城市就不会有今天!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不,城市能完成重建,那是所有人的功劳,并不只是一两个人的缘故。
Dialogue icon 黑影9.png
保安
快、快请进吧,这辆摩托车我这就安排他们去停好。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踏入室内的一刻,火热的目光即刻将零牢牢锁在了中心点。
Dialogue icon 艾露比.png
艾露比
哟!是我们的大美人呀!
Dialogue icon 米菈.png
米菈
艾露比,不可以这么没礼貌——不要站在桌子上啦!
Dialogue icon 艾露比.png
艾露比
不要管这么多规矩啦。我还是很不习惯要仰头跟零讲话,明明以前都是差不多高的。谁能想到长大这种事情还能偷跑的!
Dialogue icon 艾露比.png
艾露比
我说,零你什么时候会告诉我们快速长大的方法?是什么特殊的异界法宝让你变成了这样的对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呃……这个其实不是……
Dialogue icon 柯路诺.png
柯路诺
大家不可以吵架哦,来,要喝新鲜的牛乳吗,这可是我帮牧场养的小牛产下的第一批奶哦。很有营养,可以很快长高长大。
Dialogue icon 纳华特.png
纳华特
呵,恐怕她们要的不是钙质,而是生长素吧。零小姐,让你见笑了,但今天的宴会确实与往常不同,但只为了这短暂的晚上,还请你不要见怪。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没事的,在这段长久的严冬之后,所有人都有资格享受春天的暖风。
Dialogue icon 片瑚.png
片瑚
哇哦,不愧是达格!自助餐~自助餐~嘻嘻,难得可以吃到饱了。
Dialogue icon 片瑚.png
片瑚
最近股市也暂时关闭了,闲到没劲只能做点活动负责人的活,安排达格和摩卡来当厨师真是最正确的选择了!
Dialogue icon 达格.png
达格
达格很高兴,能给大家做吃的,大家都是朋友,很高兴!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么<指挥使>,我们先去拿一些吃食吧,每一个都很好吃的样子呢。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各式各样的人在宴会的会场上穿梭,时不时因为抢夺自助餐而打闹一团。每个人都微笑着,相互致意着。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里现在跟以前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这家餐厅,当时可是非常严厉的,不允许没有陪同的小孩子进入喔。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想法,“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坚强而独立的帅气女性,一定要回来给他们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可是,<指挥使>你看现在,不需要成为大人,这里无论是小孩子,还是老人,还是奇奇怪怪的人,都可以自由出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除了顺应环境去改变自己之外,也可以试着去改变环境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说得对,我们现在在做的,正是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着这座城市……希望它能够缓慢地填补起过去的伤痛,就算是仅此一次的人生,也不能放弃。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说得对,我们现在在做的,正是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着这座城市……希望它能够缓慢地填补起过去的伤痛,就算是仅此一次的人生,也不能放弃。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油滑的男声
这里的羊腿很美味,这位中央庭的代表小姐要不要尝尝看。
Dialogue icon 黑影1.png
轻浮的男声
甜点也十分不错,是女孩子会喜欢的口味。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你们是——?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油滑的男声
被邀请来参加这次晚宴的,都是对于这次交接都市重建有捐助的人。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油滑的男声
像是我就帮助了十多所文艺设施的重新修建,所以才有资格位列在这里。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是吗。
Dialogue icon 黑影1.png
轻浮的男声
是啊,我们和那些吵吵嚷嚷的一般人可不同,是被正式邀请来的,今天的晚宴上,我准备了两亿的重建资金……打算投资东方古街的重建计划。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油滑的男声
我准备了一亿,打算投资高校学园。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真的太感谢两位了。交界都市的重建,也少不了像你们这样的投资者。
Dialogue icon 黑影1.png
轻浮的男声
怎么样,作为中央庭的代表,是不是要回馈一下我们?
Dialogue icon .png
男人做出邀请的手势。
Dialogue icon 黑影1.png
轻浮的男声
我们刚才就在打赌,出资高的,就能邀请零小姐跳一支开场舞。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诶?
你们的捐赠,只是为了争夺这样的资格么?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来到这里,的确是为了感谢各位对于城市重建的帮助。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中央庭希望各位伸出援手时,并不是想要通过什么以物易物的方式来争取各位的支持。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座城市不仅属于中央庭,也属于在座的每一位。
遭到创伤时诸位的城市也遭到创伤,修复如初时诸位的城市也修复如初。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座的各位都希望生活在更安稳的环境里,不会受伤,不会失去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而身为拥有更多资源、更多权力的诸位——有无数种方法将这座城市建设得更好。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也是各位身为上流社会,身为高贵的绅士和淑女的“慈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而这样的慈善,并非是靠一支开场舞来彰显的。
Dialogue icon 丽.png
你说得很对。保安,把他们请出去。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丽小姐……对不起,我是不是打乱了你的安排……
Dialogue icon 丽.png
没关系,认捐合同早签了,钱是不敢不给的。
不过开场舞确实是慈善晚宴的传统——而且刚刚的演讲效果不错,大家都很关注你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诶,这个……我……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虽然我并不是很擅长跳舞……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刚才答应得很好,现在也不需要怂呀。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像今天这样的宴会,就把规矩、舞步全都抛开吧,用自己喜欢的动作,喜欢的节拍,跟随音乐即可。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今日、此时,没有什么是“正确”,只有“尽兴”而已。

花儿再开之时

Dialogue icon .png
【7:00 PM】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怎么办啊……就这么回去太丢脸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请问……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呜哇——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我真的没有什么钱,不要过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们也不是想向你要钱……只是路过而已。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那……那就当作你没看到我!我也没有看到你!再见——
Dialogue icon .png
咕——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咕呜呜呜……好饿……走不动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个,你有什么烦恼呢?你叫什么名字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们刚刚从会场出来,带了一些点心,要是不嫌弃的话,请用吧。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咕……那、那我就谢谢了……你是个好人。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我,我叫莉莉娜。是负责这块花坛的种植员!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我记得也安排了幼儿园的孩子们来帮忙做一些种花这类比较安全的小修复工程,真的辛苦你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为什么你现在在这里呢?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因为……莉莉娜是来拿礼物的。今天,院长把莉莉娜的朋友们请回了家……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莉莉娜就希望把种出来的花送给朋友们,告诉他们,莉莉娜很努力的,一直都很听话的……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可是莉莉娜在这里蹲了一整天,都没有等到花开。再这样下去,莉莉娜就没办法给他们带去最有意义的礼物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个花坛,是你负责修复的吗?
Dialogue icon .png
道路的尽头面对商业街,散发着和煦的暖光。
Dialogue icon .png
刚刚修葺好的门口花坛,已经有洁白的花朵艰难地从干枯的枝叶间露出了花骨朵,在寒风中摇曳。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是啊……砌砖,翻土,移栽……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也刚好长出了花苞,但是,就是不开。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废墟上长大的花儿,非常坚韧而勇敢呢。
Dialogue icon .png
散落在花坛周边的,已经有些枯萎的洁白色花朵被零拿在了手中。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就让我来给你一个礼物吧。
Dialogue icon .png
不知不觉间,枝叶爬满了整个巷子与墙壁,而花朵也变得庞大起来。
Dialogue icon .png
嫩绿的生命力被注入枯萎的花里,干枯的花瓣又变得坚韧而招展起来。在她掌心拂过的地方,洁白的花朵如同彰显自己的生命一般大朵大朵地绽放起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响指)
Dialogue icon .png
几乎就在一瞬间,整个巷子都弥漫着花朵的清香。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哇……哇啊!这、这是什么魔法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只是将莉莉娜的想法告诉了这些花儿。所以它们就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在这个夜晚醒来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是这朵花只能开一个晚上。等到天亮,他们就会枯萎……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可以把这些花儿一起做成花朵的标本,让它们能盛放到明天、后天……甚至更长久的时候,怎么样?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好呀,姐姐请教教我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你也来试一试吧?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你可不要笨手笨脚的弄坏花了哦!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我知道、我知道的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么,就这样……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远远的路灯下,能看见焦急寻找的身影。
Dialogue icon 赛斯.png
赛斯
<指挥使>!零!多亏你们找到莉莉娜。
Dialogue icon 乌鹭.png
乌鹭
我在周围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孩子的踪影。
Dialogue icon 乌鹭.png
乌鹭
这才联系了赛斯神官,还好有指挥使和零。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没有什么关系,这孩子很用心地在寻找送给朋友的礼物呢。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我想……把自己种的花送给他们,告诉他们,莉莉娜很努力地干着活,很努力地生活着。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我现在就想去看看他们,可以吗,乌鹭院长。
Dialogue icon 乌鹭.png
乌鹭
……嗯,时间还早,既然这样,你就先去吧。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莉娜蹦蹦跳跳地来到了一扇如同橱柜一般的窄门前。
Dialogue icon .png
用力打开了门,而在门后,整整齐齐摆放着几位孩子的合影照片。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嘿嘿……各位,我回来啦。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看,这是很好看的花吧。我跟你们说哦,现在外面的城市里,雪已经融化了。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大家都在很努力地重建这座城市,这就是莉莉娜在自己负责的花坛里种的花。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莉莉娜……很努力地工作着……很努力的活着哦……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所以大家……也要开心快乐……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我今天遇到了很好的姐姐,她帮我救活了这些花儿……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姐姐真的像天使一样,如果姐姐是真的天使就好了,就能让你们也活过来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帮你唤醒那些睡着的孩子。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不过我可以在你睡前给你讲个小故事。这样……说不定你就可以在梦里见到你想见的人了。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那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曾经有一个人,拥有着这座寒冷的城市里的所有人的爱。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身怀无数祝福,却无法得到安宁,因为他总是因为别人的痛苦而痛苦,在这座寒冷的城市里,有太多丑恶与黑暗的存在了。于是他向路过的每一个人送去自己的祝福。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将自己身上的祝福全都送向了城市的各处。有许多人得到了幸福,但这个人却在孤独中渐渐死去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而春天再度来临的时候,天使来到这座城市。他将那个睡着的人唤醒,带去最美丽的国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里鲜花永远盛开,在那里,他们永远不会再次陷入沉睡。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所以,你的朋友只是睡着了。等到明年春天,会有人带他们去鲜花永远盛开的地方。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个地方,你虽然暂时不能去,但是你可以在梦里听见他们歌唱。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我懂了。姐姐,请你收下这个。
Dialogue icon .png
金色的贺卡在莉娜的手里发着闪闪的光。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姐姐,这是大家和我在很久以前做的贺卡。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那个人将自己的祝福送给了别人,我的朋友们……也许也把祝福送给了我,所以才让我在意外中活了下来……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啦。我有乌鹭老师,也能自己为城市做事……我已经长大了。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莉娜
你能替我把这些祝福还给他们……告诉他们……我其实,很想他们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会的,我会转告的。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已经长大了”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是我头一次收到,不能带给对方的礼物呢。
Dialogue icon .png
金灿灿的贺卡上是孩子们歪歪扭扭的祝福,然而写贺卡的人,却没有等到下一个春日的到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见过母亲种的花一夜之间全部死去的情景。第二天,母亲在花园找到我的时候,以为我正在为花朵已经枯萎而难过。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其实我的内心一点都没有难过,我只是记住了那个生命肆意绽放的夜晚。
Dialogue icon .png
刚才教莉莉娜做的花朵标本从中滑落了下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哎呀,也有给我的礼物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能替我好好保管起来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春天到来了……或许,有一天,我们能用这些“祝福”帮助到其他人,进入那个鲜花永远盛开的国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是很小的时候,有一个人告诉我的古老故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看着这个标本,我想到了曾经送给我无数“祝福”的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是一个……教会我如何制作花朵样本,如何记录生命的人。
Dialogue icon .png
【7:00 PM】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怎么办啊……就这么回去太丢脸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请问……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呜哇——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我真的没有什么钱,不要过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们也不是想向你要钱……只是路过而已。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那……那就当作你没看到我!我也没有看到你!再见——
Dialogue icon .png
咕——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咕呜呜呜……好饿……走不动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个,你有什么烦恼呢?你叫什么名字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们刚刚从会场出来,带了一些点心,要是不嫌弃的话,请用吧。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咕……那、那我就谢谢了……你是个好人。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
我,我叫莉娜。是负责这块花坛的种植员!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我记得也安排了幼儿园的孩子们来帮忙做一些种花这类比较安全的小修复工程,真的辛苦你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为什么你现在在这里呢?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因为……莉娜是来拿礼物的。今天,院长把莉娜的朋友们请回了家……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莉娜就希望把种出来的花送给朋友们,告诉他们,莉娜很努力的,一直都很听话的……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可是莉娜在这里蹲了一整天,都没有等到花开。再这样下去,莉娜就没办法给他们带去最有意义的礼物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个花坛,是你负责修复的吗?
Dialogue icon .png
道路的尽头面对商业街,散发着和煦的暖光。
Dialogue icon .png
刚刚修葺好的门口花坛,已经有洁白的花朵艰难地从干枯的枝叶间露出了花骨朵,在寒风中摇曳。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是啊……砌砖,翻土,移栽……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也刚好长出了花苞,但是,就是不开。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废墟上长大的花儿,非常坚韧而勇敢呢。
Dialogue icon .png
散落在花坛周边的,已经有些枯萎的洁白色花朵被零拿在了手中。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就让我来给你一个礼物吧。
Dialogue icon .png
不知不觉间,枝叶爬满了整个巷子与墙壁,而花朵也变得庞大起来。
Dialogue icon .png
嫩绿的生命力被注入枯萎的花里,干枯的花瓣又变得坚韧而招展起来。在她掌心拂过的地方,洁白的花朵如同彰显自己的生命一般大朵大朵地绽放起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响指)
Dialogue icon .png
几乎就在一瞬间,整个巷子都弥漫着花朵的清香。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哇……哇啊!这、这是什么魔法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只是将莉娜的想法告诉了这些花儿。所以它们就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在这个夜晚醒来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是这个花只能开一个晚上。等到天亮,他们就会枯萎……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可以把这些花儿一起做成花朵的标本,让它们能盛放到明天、后天……甚至更长久的时候,怎么样?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好呀,姐姐请教教我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你也来试一试吧?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你可不要笨手笨脚的弄坏花了哦!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我知道、我知道的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么,就这样……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远远的路灯下,能看见焦急寻找的身影。
Dialogue icon 赛斯.png
赛斯
<指挥使>!零!多亏你们找到莉娜。
Dialogue icon 乌鹭.png
乌鹭
我在周围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孩子的踪影。
Dialogue icon 乌鹭.png
乌鹭
这才联系了赛斯神官,还好有指挥使和零。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没有什么关系,这孩子很用心地在寻找送给朋友的礼物呢。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我想……把自己种的花送给他们,告诉他们,莉娜很努力地干着活,很努力地生活着。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我现在就想去看看他们,可以吗,乌鹭院长。
Dialogue icon 乌鹭.png
乌鹭
……嗯时间还早,既然这样,你就先去吧。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莉娜蹦蹦跳跳地来到了一扇如同橱柜一般的窄门前。
Dialogue icon .png
用力打开了门,而在门后,整整齐齐摆放着几位孩子的合影照片。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嘿嘿……各位,我回来啦。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看,这是很好看的花吧。我跟你们说哦,现在外面的城市里,雪已经融化了。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大家都在很努力地重建这座城市,这就是莉娜在自己负责的花坛里种的花。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莉娜……很努力地工作着……很努力的活着哦……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所以大家……也要开心快乐……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我今天遇到了很好的姐姐,她帮我救活了这些花儿……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姐姐真的像天使一样,如果姐姐是真的天使就好了,就能让你们也活过来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帮你唤醒那些睡着的孩子。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不过我可以在你睡前给你讲个小故事。这样……说不定你就可以在梦里见到你想见的人了。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那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曾经有一个人,拥有着这座寒冷的城市里的所有人的爱。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身怀无数祝福,却无法得到安宁,因为他总是因为别人的痛苦而痛苦,在这座寒冷的城市里,有太多丑恶与黑暗的存在了。于是他向路过的每一个人送去自己的祝福。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将自己身上的祝福全都送向了城市的各处。有许多人得到了幸福,但这个人却在孤独中渐渐死去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而春天再度来临的时候,天使来到这座城市。他将那个睡着的人唤醒,带去最美丽的国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里鲜花永远盛开,在那里,他们永远不会再次陷入沉睡。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所以,你的朋友只是睡着了。等到明年春天,会有人带他们去鲜花永远盛开的地方。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个地方,你虽然暂时不能去,但是你可以在梦里听见他们歌唱。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我懂了。姐姐,请你收下这个。
Dialogue icon .png
金色的贺卡在莉娜的手里发着闪闪的光。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姐姐,这是大家和我在很久以前做的贺卡。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那个人将自己的祝福送给了别人,我的朋友们……也许也把祝福送给了我,所以才让我在意外中活了下来……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啦。我有乌鹭老师,也能自己为城市做事……我已经长大了。
Dialogue icon 莉莉娜(难过).png
莉娜
你能替我把这些祝福还给他们……告诉他们……我其实,很想他们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会的,我会转告的。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已经长大了”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是我头一次收到,不能带给对方的礼物呢。
Dialogue icon .png
金灿灿的贺卡上是孩子们歪歪扭扭的祝福,然而却没有等到下一个春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见过母亲种的花一夜之间全部死去的情景。第二天,母亲在花园找到我的时候,以为我正在为花朵已经枯萎而难过。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其实我的内心一点都没有难过,我只是记住了那个生命肆意绽放的夜晚。
Dialogue icon .png
刚才教莉娜做的花朵标本从中滑落了下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哎呀,也有给我的礼物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能替我好好保管起来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春天到来了……或许,有一天,我们能用这些“祝福”帮助到其他人,进入那个鲜花永远盛开的国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是很小的时候,有一个人告诉我的古老故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看着这个标本,我想到了曾经送给我无数“祝福”的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是一个……教会我如何制作花朵样本,如何记录生命的人。

难以遗忘的人

Dialogue icon 杰诺尔(命运奏鸣).png
杰诺尔
零,这些奇妙的生物确实存在。
Dialogue icon 杰诺尔(命运奏鸣).png
杰诺尔
不管是自由巡游在浅红珊瑚礁里,还是带有翅膀的游鱼;还是寒冷的北地上有银白色鬃毛的巨大狮子。
Dialogue icon 杰诺尔(命运奏鸣).png
杰诺尔
还有你未曾见到过的,在广袤沙漠和翠绿森林里的那些悠闲的鹿,和你平常见到的梅花鹿完全不一样,它们的脖子非常长,比外面广场上的喷泉雕塑还高。
Dialogue icon .png
书桌上堆满了不同的照片,有的刚刚拍摄不久,有的边角已经泛黄。
Dialogue icon .png
但每一张上面都记录了各种各样,或雄壮威严,或美丽小巧的生物。
Dialogue icon .png
相片中记录的一切勾勒出来壮美的世界,景色交汇,倒映在女孩异色的双眸中。
Dialogue icon 零.png
真好啊,我也好想去看一看,可是叔父总是不让零出门……
Dialogue icon 杰诺尔(命运奏鸣).png
杰诺尔
没有关系,等你成年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出门旅行。
Dialogue icon 零.png
……杰诺尔爷爷,零虽然年纪小,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有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Dialogue icon 杰诺尔(命运奏鸣).png
杰诺尔
不管是自由巡游在浅红珊瑚礁里,还是带有翅膀的游鱼;寒冷的北地上有银白色鬃毛的巨大狮子。
Dialogue icon 杰诺尔(命运奏鸣).png
杰诺尔
还有你未曾见到过的,在广袤沙漠和翠绿森林里的那些悠闲的鹿,和你平常见到的梅花鹿完全不一样,它们的脖子非常长,比外面广场上的喷泉雕塑还高。
Dialogue icon .png
书桌上堆满了不同的照片,有的刚刚拍摄不久,有的边角已经泛黄。
Dialogue icon .png
但每一张上面都记录了各种各样,或雄壮威严,或美丽小巧的生物。
Dialogue icon .png
壮美的世界自相片中记录的一切被勾勒出来,交汇在女孩异色的双眸中。
Dialogue icon 零.png
真好啊,我也好想去看一看,可是叔父总是不让零出门……
Dialogue icon 杰诺尔(命运奏鸣).png
杰诺尔
没有关系,等你成年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出门旅行。
Dialogue icon 零.png
……杰诺尔爷爷,零虽然年纪小,但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却有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Dialogue icon 零.png
为什么“年龄”在大人眼中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Dialogue icon 零.png
因为年龄太小,所以零不能参加葬礼。因为年龄太小,所以零不能继承家产。因为年龄太小,所以零不能选择自己的生活。
Dialogue icon 零.png
零已经遇到了太多因为年纪太小而不能去做的情况了。
Dialogue icon 零.png
零认为自己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但大人们根本不相信,这究竟是为什么?
Dialogue icon 零.png
只需要零也成为“大人”就可以了吗?
Dialogue icon 零.png
但是,怎样才是被认可的“大人”呢?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8:00 PM】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呼……已经入夜了呢。还好在天黑之前把莉娜送回来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还住在叔父家的时候,到了这个时间就也不能再出门了,只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之前那个故事,也是从别人送给我的书上看到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是我小时候的朋友,住在隔壁的杰诺尔爷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是我小时候的朋友,住在隔壁的杰诺尔爷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可是自从离开那个城市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写回去的信件没有回应,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零不考虑去探望他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诶?可是,那是在另一个国家……很远的。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远……可以想办法,但是你看,信件没有回应,那就说明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可能是搬家了,也可能是生病了……毕竟是爷爷辈,年纪也大了不是?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你说得……或许没错。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么,也许安托涅瓦会愿意让我们借用她的方舟……但只能一小会儿。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来,请喝茶。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真是的,你不愿意跟我走,那泡茶有什么用呢。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即便最终的命运仍是消亡,但至少还能在这里得到短暂的休憩。凡是不能只注重结果,你也不要绷得太紧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我可没那种时间……这个城市虽然被许诺了“无限长的时间”,但很明显已经是一局残棋。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残垣断壁中确实能挖出一些东西,但跟我们的最终目标还是差得太远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这么说来,你要走了吗?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过了今晚就走。不过放心吧,我不会带你走的,你留在这里,我也比较放心。至少那些家伙还是能在这里保护你的。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今晚就让我们好好度过吧。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没有这么悠闲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抱歉,我打扰到你们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宽宏大量如我当然不会这么说。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请进吧,零,<指挥使>。今天可是庆祝和放松的日子,你们看起来有些焦急,有什么事情吗?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其实是这样的……
Dialogue icon .png
将刚才想到的事情告诉了安托涅瓦们。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所以来借方舟了?这倒也是,毕竟是最速工具嘛。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我的方舟没办法在毫无辅助的情况下将多个人长久地送到某个空间,最多一个小时,就一定会被传送过来的,即便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没有关系。一个小时……我想应该够了。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指挥使>也这么认为吗?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那么,就让我来吧。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那么,就让我来吧。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安托涅瓦的方舟必须是去过某处之后才能依据坐标传送到达的,否则就只能在无穷无尽的时间海岸上寻找那特定的沙砾。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我在旅行中曾经去到过那里,见过那位老绅士。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就由我来送你们去吧——做好准备了么,淑女小姐?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已经……准备好了。
Dialogue icon .png
漆黑的方舟在眼前展开,零小心地握了握我的手。
Dialogue icon .png
一同进入了其中。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你好像有些顾虑?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不……没有意义的顾虑而已。在限定的时间到达前,我们就喝杯茶,安心等待吧。

再次相遇之时

Dialogue icon .png
屋里一片狼藉,仿佛被翻找过一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里……发生了什么!
Dialogue icon .png
顺着少女纤细的手指,多年的房屋有着异常的创伤痕迹。仿佛被狂风席卷过一般,充满了残骸。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有人在家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有人在家吗?
Dialogue icon .png
空荡荡的房屋中无人应答,只有细细的风声从破损的窗户中渗进来。
Dialogue icon .png
暗淡的灯,空空如也没有茶具的桌子,只有无边无际的沉默徘徊在空气之中。
Dialogue icon .png
所有的痕迹都昭示着主人早已不在的事实。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怎么会这样……
Dialogue icon .png
暗淡的灯,空空如也没有差距的桌子,只有无边无际的沉默徘徊在空气之中。
Dialogue icon .png
所有的痕迹都昭示着主人早已不在的事实。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怎么会这样。
Dialogue icon .png
整洁的巨大墙面,用图钉钉着各种各样的照片。
Dialogue icon .png
原本这里应该张贴着黄黑斑斓的花豹在岩壁上栖息,红喙翠羽的鸟儿翱翔在晴空之上。
Dialogue icon .png
水母在近海的海面下闪烁着莹莹的光芒,憨态可掬的犀牛悠闲的栖息在蜿蜒的河水旁边。
Dialogue icon .png
但如今,它们七歪八扭地,仿佛彻底被打乱了一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看起来……确实像抢劫一样。但真相如何,我们还是……
Dialogue icon .png
???
谁,谁在里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诶!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诶?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莫拉婆婆,您还在这儿!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不要紧张,这位是莫拉婆婆,是杰诺尔爷爷的邻居,就住在旁边的庄园里。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莫拉婆婆,我是零……对不起,这个样子,很难相信对吧。
Dialogue icon 尤梨(黑影).png
莫拉婆婆
你在说什么呐小零……老婆子眼睛早瞎了,但光听声音,还是能认出你的啊。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婆婆……
Dialogue icon 尤梨(黑影).png
莫拉婆婆
你总算回来了……你是知道杰诺尔出事了才回来的吧?
Dialogue icon 尤梨(黑影).png
莫拉婆婆
他呀,前几天遇到了强盗,差点被杀了。现在还住在医院里抢救着呐。这几天警察刚在这个屋子里调查完,但是听他们说,没什么线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被……杀……?强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他现在是在哪家医院?我要去看看他!
Dialogue icon 尤梨(黑影).png
莫拉婆婆
就是最近的那个医院,出了街口再走上一段路就看到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谢谢莫拉婆婆,我们这就过去!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就是这里了吧……<指挥使>,我去问问杰诺尔爷爷住在哪个病房!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请问,请问你知道一位受了枪伤的老先生住在哪个病房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应该就是这几天送来的……
Dialogue icon 黑影16.png
警察
(对视一眼)
Dialogue icon 黑影16.png
警察
这位小姐,你找这位老先生有什么事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是他的朋友!听说他中枪入院了,请让我见他一面吧!
Dialogue icon 黑影16.png
警察
他是案件重要的人证,凶手很可能会为了灭口再次回到现场杀害幸存者。为此我们会严加防范,请出示你的证件。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证件……这个……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了,没有带出来……
Dialogue icon 黑影16.png
警察
那我们就不能让你进去,请回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怎么会这样……
Dialogue icon 黑影4.png
护士
请让一下,不要挡在这里!护士站,819号枪伤的病人陷入中度昏迷,立刻叫医生过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枪伤……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请问是病情恶化了吗?!请让我进去看一看吧,我懂医疗,我真的可以帮上忙的!
Dialogue icon 黑影16.png
警察
等一下,没有身份确认不准往里闯!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对不起,时间紧急,<指挥使>,到我身后来……各位警察先生,对不起了!
Dialogue icon .png
零轻轻地动手一推,就将拦在走廊前的警察推开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我们走!
Dialogue icon 黑影16.png
警察
这是什么,怎么身体、动不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抱歉,带走了你们一部分生命力……睡一觉就可以回复,请你们暂时休息一下吧。
Dialogue icon 黑影16.png
警察
等等、拦住、拦住……他……们……们……ZZZZzzzz……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黑影4.png
护士
什、什么人,你们怎么就进来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杰诺尔爷爷……!
……这居然……是真的……
Dialogue icon .png
白发的老人身上缠着数条管线,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医生和护士们的抢救刚刚结束,仪器中传来尚且平稳的心跳声。
Dialogue icon 黑影4.png
护士
这位小姐?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我是病人的朋友,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医生
病人身中两枪,送来的时候脏器破裂,我们立刻对他进行了抢救。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医生
现在还在观察期,还要看这段时间他的身体恢复情况才能判断手术是否成功。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医生
好在他平时很注重锻炼,身体十分强壮,才撑住了两轮大手术,剩下的就看他的意志力了。你要是他的朋友,可以试着跟他说话,他现在听得见,只是没力气说话。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医生
好在他平时很注重锻炼,身体十分强壮,才撑住了两次大手术,剩下的就看他的意志力了。你要是他的朋友,可以试着跟他说话,他现在听得见,只是没力气说话。
Dialogue icon 黑影2.png
医生
但是请注意,不要做出刺激病人的事情,他现在十分脆弱。
Dialogue icon .png
随着轻微的关门声,医生和护士离开了病房。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呼……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你看,这确实是……枪伤。杰诺尔爷爷就是遭遇了这样的事,才一直没办法回我信件……
Dialogue icon .png
少女的手轻柔地抚上了老人的额头。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没关系,现在我在这里,不会让爷爷再痛苦下去了。
Dialogue icon .png
浅绿色的光辉从她的掌心缓缓地向老人的身体流淌而去。
直接可见的,老人紧皱的眉头似乎舒展开了。
Dialogue icon .png
少女没有回答,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掌心。
Dialogue icon .png
少女没有回答,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掌心。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难道说,这就是安托涅瓦让我来到这里的目的。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咳…………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杰诺尔爷爷!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我这是在做梦吗……你是……?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零……零?你回来了?
太好了,你还在,希罗那家伙是真正的混蛋……咳咳咳咳……!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零……零?你回来了?
太好了,你还在,希罗那家伙是真正的混蛋……咳咳咳咳……!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奇怪,我不是中弹了吗,为什么现在,伤痛都消失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这个,稍微有一点复杂。您就当作零为您带来的礼物吧。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真是不可思议啊……你究竟是……
我究竟昏睡了多少年?五年?十年?
Dialogue icon .png
杰诺尔试图伸出手,却从零的掌心穿了过去。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对不起,杰诺尔爷爷,我在这里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我这次回来,是希望跟爷爷说……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您的精心呵护下,那只不谙世事的笼中鸟,终于挣脱了监牢,找到了自己的天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在从现在起,往后的许多岁月里,我走遍了爷爷跟我诉说的每一个角落。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它们有的与照片中一样,有的则已经完全不同……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见到了如您所说的壮丽广阔的世界。是您向我证明了,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广阔。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想要去见证世界上所有景色的心愿,是杰诺尔爷爷赠送给我的,最宝贵的礼物。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是即便我们不再相见,也一直保留在我心中的宝物。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小的时候,我问过杰诺尔爷爷,怎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大人”,怎样才算是“长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当时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让我自己去寻找,说是,只要找到了答案,我就能够长大了。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我确实这么说过。那么,你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我在长久的旅途中渐渐明白,所谓的“长大”,就是肩上需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能够承担起自己的人生,并且以此自豪,这便是“长大”,这才是真正的“大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说的对吗,杰诺尔爷爷?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不久前,我下定了决心……无论希罗把你带到哪里,我也要把你找回来。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在我的心里,总是会担心你被人欺骗,或是受苦,总是认为你那样弱小,需要我陪伴在旁。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但现在,看到如今的你的模样,我就放心了。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我还是会去找你的……但是并不是为了拯救,而是为了教导与见证。
以及这位……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叫作<指挥使>,是我的新朋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她叫作<指挥使>,是我的新朋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叫做<指挥使>,是我的新朋友。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她叫做<指挥使>,是我的新朋友。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嗯……我看得出来,你与希罗不同,是个正直之人。零就拜托你了。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嗯……我看得出来,你与希罗不同,是个正直之人。零就拜托你了。
Dialogue icon .png
老绅士艰难地从病床上坐起,试图看清眼前两人的样貌。
但眼前的景色,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9:00 PM】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算了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Dialogue icon .png
话音刚落,房间中央就展开了漆黑的方舟,两名旅行者从中跌了出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回……回来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安托涅瓦小姐,您是知道,那个时候……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不,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暗使).png
安托涅瓦
我只是恰好遇见了一位想要寻找自己朋友的老绅士,便把他的朋友带了过去而已。
Dialogue icon 安托涅瓦.png
安托涅瓦
看来你们谈论了很重要的事情呢。见到想见的人了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是的,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火焰蝴蝶标本

Dialogue icon .png
【10:00 PM】
Dialogue icon 指挥使.png
指挥使
不过还是有一个问题遗留了下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什么?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其实我心中有一个人选,但我不想承认……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治疗过后,应该就不会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在我没有治疗过的地方,他应该是用自己最大的意志坚持下来了吧。爷爷是不会输给偷袭犯人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只是,那样的伤会留下十分严重的后遗症,一旦用力过猛就会伤口开裂。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犯人的话……我想应该是希罗吧。虽然不是我亲眼看到的,但爷爷房间里的那些痕迹确实是这么诉说着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犯人虽然拿走了大部分的证据,但是忽略了那些相片排列的意义。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是我和杰诺尔爷爷以前做的小游戏……
Dialogue icon .png
她伸出手指,在半空中画道。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捕食昆虫的青蛙看到了啃食猎物的螳螂。
螳螂像花朵般伪装起来,其身后是巨大的露珠,也是宝库。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狐狸带着食物找到了狼群,然后狼群趁着夜晚出动……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算了,还是不要计较这些啦。再计较下去,只是普通的恩怨与憎恶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还是不太愿意把这些当作聊天的内容呢。难得和<指挥使>有一晚上的时间,我也不想总讲一些让人沉重的话题。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
我,我错了!不要赶我走啊——!
Dialogue icon 男2.png
???
犯了旧城区的规矩,就必须离开这里。
Dialogue icon .png
前方远远传来骚动。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咦,前面出了什么事,我们快去看一下。
Dialogue icon .png
“咚”!
伴随着空间被撕裂扭曲的震动感,布满荧紫色晶体的怪物从中探出头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小心!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里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怪物——明明是早就应该被清理干净的地方。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你们没事吧?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没、没事了。
——是,是指挥使和……
Dialogue icon .png
他的语气在一秒钟内软了下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是零喔。我们经过附近的时候听到了骚乱声。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这个小贼违背了旧城区的规矩,我们虽然穷,但也不能偷别人的东西!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偷了别人的东西就应该受到惩罚。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小男孩
我不是想故意拿走的,我真的,我也只是……看到东西掉在地上了,就想……因为毕竟是掉在地上了,那我捡到了也很正常,也去换钱给大家买点暖炉、被子之类的……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小男孩
旧城区的大家平时都很辛苦了,我也想,也想让大家过得好一点……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不需要!把你偷来的东西交出来,我们还给失主!
Dialogue icon .png
小男孩摊开的手心上,被裹在松香里的火红色蝴蝶熠熠生辉。
Dialogue icon .png
小男孩摊开的手心上,被裹在松香里火红色蝴蝶熠熠生辉。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你糊弄我们?我明明看到——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小男孩
不是,不是的!我也以为是一块红宝石,可是……
真的只是一只蝴蝶而已。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松香包裹的蝴蝶,昆虫的处理方式……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这样的制作方式,让我想起了杰诺尔爷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这样的制作方式,让我想起了杰诺尔爷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是很独特的手法……而且这个琥珀里,也是很独特的虫子哦。
Dialogue icon .png
另一边,争吵依旧在继续着。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哪怕这个东西没有很贵,可艾露比老大说过——哪怕只是偷窃一张纸也是很恶劣的行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小八,遵守规定固然重要,但已经这么晚了,就这样把他赶出去的话,他可能会被怪物袭击。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想,就算艾露比定下这样的规矩,也并非没有可以缓解的余地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如果他愿意将偷来的东西还给那个人,而且诚恳的道歉的话。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小男孩
我、我愿意去把东西还给那位老绅士!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那,我也不是特意想把你赶出去的。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哪怕这个东西没有很贵,可艾露比老大早就说我们的规矩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小八,遵守规定固然重要,但已经这么晚了,就这样把他赶出去的话,他可能会被怪物袭击。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想,就算艾露比定下这样的规矩,也并非没有可以缓解的余地。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如果他愿意将偷来的东西还给那个人,而且诚恳的道歉的话。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小男孩
我、我愿意去把东西还给那位老绅士!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那,我也不是想特意想把你赶出去的。
Dialogue icon 男2.png
小八
只要你知道你自己错在哪儿了,而且可以改的话!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想,他一定已经知道了。
Dialogue icon .png
少女拿起了那块红得如同火焰一样的蝴蝶标本,蹲在约拿面前。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你叫什么名字?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约拿。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好,约拿,要知道,旧城区的大家固然是很重要的,但偷盗也是绝对不可以的行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因为你以为不值钱的东西,也可能承载着对别人来说很重要的心意。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们一起把这块琥珀还给那个人,好吗?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对不起。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可能会对老爷爷很重要……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呜呜,我知道错了,我会把这个东西还给那个老爷爷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这样才乖喔。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你还记得你说的那个老爷爷是什么样子,在哪里么?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我是在刚才的公园长椅那儿碰见那个老爷爷的,他还穿着的很,很好看,就像那些上流人士一样的制服和裤子。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你还记得你说的那个老爷爷在什么样子,在哪里么?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我是在刚才的公园长椅里碰见那个老爷爷的,他还穿着的很,很好看,就像那些上流人士一样的制服和裤子。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而且手里拿着一只手杖,手杖上面还有一只白鸽。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你……能带我去找那个人么?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大姐姐,那个人是你很重要的人么?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是,这个人对我很重要……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所以能拜托你带我找到他么。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我也要把这个蝴蝶还回去,跟那个老爷爷道歉。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我做错了事情。我一定要当面跟他说。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奇怪,明明刚刚,我就在这里碰见那个老爷爷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杰诺尔爷爷……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嗨,你们是在找人么?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夜晚的魔术师向各位问好哟~是在找那位白发的绅士,杰诺尔嘛?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夜晚的魔术师向各位问好哟~是在找那位白发的绅士,杰诺尔嘛?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夜晚的魔术师向各位问好哟~是在找哪位白发的绅士,杰诺尔嘛?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夜晚的魔术师向各位问好哟~是在找哪位白发的绅士,杰诺尔嘛?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你见过杰诺尔爷爷,他在哪里?!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这个,要从刚刚说起——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png
温和的绅士望着小男孩仓皇逃跑的背影,温柔地笑了起来。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老人家,你没有注意到刚刚的小孩子拿走了你一件东西嘛。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虽然称呼别人老人家是一种礼貌,但对我而言,还是被叫做名字更好。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杰诺尔,不知道你是?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呐,是夜晚的魔术师——韦迪哟。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既然希望我这样称呼的话,杰诺尔先生,这样的东西被随便拿走了真的好么?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非常稀少的凤尾红蝶哟,应该是很难抓到的。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只是一件想要送给故人的礼物,但是对于那个孩子而言……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如果能够通过这件小小的礼物和拿走的钱财换取一些温暖,也已经足够了。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足够温柔的想法。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不过对于想要收获礼物的人来说,没有了礼物会很拿过的吧?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那只能暂时抱歉了,但我相信好好向她解释的话,她会原谅我的。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就算是很善解人意的孩子,但不论是谁,应该也会希望有属于自己的礼物吧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我就认为,无论愿望的大小,每个被珍视的孩子都应该得到新年礼物。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当然,我会给我那个孩子不上一份属于她的礼物。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还好,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虽然这一次的见面与上一次已经间隔了很久,但不急于一时。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而且其实,我已经见到她了。只是她还没有注意到我而已。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优雅、美丽、独立、强大。她成为了让人吃惊的女性。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但这还不是她理想中的样子,她还需要走很长的道路……在这之前,我的出现反而会产生一种依赖。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真是奇怪的想法,关心一个人反而要离得远远的。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无需担心,她是像那只凤尾红蝶一样,哪怕在雪天也会有无与伦比的顽强生命力。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只要坚信着彼此会见面,我和她还是会见面的。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因为她曾经想要跟我一起环游世界,而我也答应了这个承诺。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承诺的效力会使得我们再次相见,哪怕不是此时此刻。
Dialogue icon 杰诺尔.png
杰诺尔
所以,你说得对,我应该我的孩子准备一份适合她的礼物——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咦,老人家,你这就要走了么。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所以,那个老人家要为他的孩子准备一件合适的礼物。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跟凤尾红蝶一样珍贵的礼物——应该是坐下一刻的船去了更远的地方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样啊……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你是杰诺尔提到的那个孩子吗?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果然是他所说的,凤尾红蝶一样漂亮的孩子。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不要因为错过的见面而感伤啦,只要时间一直流动,总会继续见到的。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不过,这个凤尾红蝶的标本——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的确,这是杰诺尔爷爷的礼物。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的确,这是杰诺尔爷爷的礼物。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像红宝石一样闪耀的红色蝴蝶——一定是他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发现的吧。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约拿,既然爷爷将这个给了你,那它就属于你了。是打算自己留着,或是作为家用卖掉也可以。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但是我希望你是用心思考后做出的决定,因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起责任,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我打算……我打算……
Dialogue icon .png
约拿用力思考着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那,零姐姐,你愿意出钱把这个宝物买走吗?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虽然你可能会觉得这样做很狡猾,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抓住机会,为旧城区的大家争取更多更好的生活!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旧城区的大家,在重建工程里也一直很努力,但是……旧城区本来就聚集了太多贫困的人,我希望大家平时也能过得更好一些!
Dialogue icon 黑影17.png
约拿
既然那位老先生把这个送给了我……那,那我也要尽力地用好它。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真是狡猾的小男孩,不过我欣赏你。我要是你的话,绝对也会开高价的。那么零小姐会怎么选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知道了,既然你决定卖掉它,就由我去联络吧。卖掉它的资金也会被交到旧城区的管理人那里。用来帮助每一个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只要坚信着彼此再次见到的约定,再远的距离也无法阻挡我们。我相信,我们终究会再次见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只要坚信着彼此再次见到的约定,再远的距离也无法阻挡我们。我相信,我们终究会再次见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知道了,既然你决定卖掉它,就由我去联络吧。卖掉它的资金也会通知到旧城区的管理人那里。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只要坚信着彼此再次见到的约定,不管是再远的距离也好。我们终究会再次见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只要坚信着彼此再次见到的约定,不管是再远的距离也好。我们终究会再次见面。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会再次站在杰诺尔爷爷面前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他送给我的“红宝石”和“金箔”,我都会好好收藏着。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会告诉他,那个孩子回来了。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有勇气的小姐。
Dialogue icon 韦迪.png
韦迪
朝着你的目标前进吧。
Dialogue icon .png
夜晚的魔术师向我们鞠了一躬,消失在寒冷的夜色之中。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指挥使>
Dialogue icon .png
少女的眼睛里闪烁着非同凡响的光芒。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距离和时间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只要彼此坚信着对方是那个正确的人。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那么,我们向着前面的路前进吧。

酒吧梦幻之夜

Dialogue icon .png
【11:00 PM】
Dialogue icon .png
屋外的夜风并不能挡住室内的融融暖意。
Dialogue icon .png
“吱呀”的一声轻响。
Dialogue icon .png
冷风顺着被推开的大门灌了进来。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哦?是指挥使和零。真是稀客啊。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晚上好,维尔特先生,这里真热闹啊。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这样热闹,毕竟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也终于能休息休息,摸个鱼了。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我们来,是想打听一些事情。您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收藏家会想要出高价买下这个吗?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哦……?这可是很稀有的标本,想要的人估计还挺多。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要是不急的话,我去帮你们问问就行,情报费就抽0.5,怎么样?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太好了。维尔特先生的话,我完全信任,就拜托您了。
Dialogue icon .png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呼……到了深夜,气温也下降了,虽然雪已经停了,但会这么冷,也真的是完全出乎意料……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原本还想和<指挥使>一起去港湾区看看升起的朝阳呢。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这个气温,确实需要点火辣的东西来让自己暖和起来。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指挥使还是老规矩,那零呢,要不要来一杯新的酒尝试一下?你上次说很想尝试一下的。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粉红佳人,玛格丽特,龙舌兰日出,苹果小姐。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这些名字看起来很有趣喔,哪怕都尝尝看也是不错的选择!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嗯……!请给我来一杯稍微烈一些的吧。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嗯?不需要在这方面保护过度啊,指挥使。
Dialogue icon 观月绫.png
观月绫
来到这间酒吧当然不能错过特调饮品。
Dialogue icon 观月绫.png
观月绫
即便是身为指挥使也不能让美少女伤心哦。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您是……观月小姐!
Dialogue icon 观月绫.png
观月绫
哎呀,你能记得我,我真是很高兴。
Dialogue icon 观月绫.png
观月绫
酒精,不仅是成年人的玩具。
Dialogue icon 观月绫.png
观月绫
也是能够让美丽的女孩子变得更出色的利器喔。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观、观月小姐?您是不是,离得太近了……
Dialogue icon 观月绫.png
观月绫
不,还不够。遇到真正的美,我当然会……按捺不住……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咳咳,还请看看周围的气氛再下手吧,观月绫。你的酒。零,这是给你的。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
维尔特
酒味比较重,但不容易喝醉,加了水果和鲜花,比较适合入门,然后应你的要求加重了酒味。
Dialogue icon 提亚马特.png
唔……谢谢,稍微有一点刺激,但是很好喝呢。
Dialogue icon 维尔特.png